突然之間,從空中傳來一聲巨響,但是,瀟雨他並沒有注意到,他仍然沉浸在他的思考之中。

“……這個陰影…”瀟雨注意到地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陰影,他不時把頭擡得高高的。

“是是是是………冰魄龍……”瀟雨嚇得連話都說不清楚.

但是,冰魄龍絲毫沒有要攻擊瀟雨的意思,反而緩緩降落到地上,還把頭往後轉了轉,示意着瀟雨可以坐着它一起走。


“……怎麼會?冰魄龍你竟然這樣…不計前嫌的肯帶我一程…”瀟雨想回之前的事情,突然有點感動。

“……之前聽說過冰魄龍會探測萬境之力,還特別欣賞那些不服輸的人…”瀟雨又說,“我還以爲那只是個傳說,沒想到是真的…”

“不過,事實上我遇到的各種各樣的傳說幾乎都是真的……”瀟雨苦笑。

“好了,謝謝你,冰魄龍…”瀟雨向冰魄龍致謝,然而立刻爬到它的背上,“……那就帶我到之前那個地方…”

隨後,冰魄龍轉眼間就飛到高空之上。

“這感覺真棒…”瀟雨看了看空中翱翔的冰魄龍,也注意到它那小刀狀的傷痕,“英羽弄的傷痕……對不起…”


在幾乎半天的時間,瀟雨在空中感受着周圍環境的萬境之力,更感受着那屬於屍生人的奇怪萬境之力,四處尋訪着之前去過的那個地方。

“找到了…”瀟雨有點欣喜。

瀟雨立刻從冰魄龍的背上跳了下來,在高空中控制住自己的身子,並加快了下落速度。

速度的不斷加快,瀟雨也在利用這股速度,最後他更在即將下落到地的時候,使勁了一下下,便弄的這被瀟雨他們冰住的環境震得四分五裂起來。

“謝了啊,冰魄龍…”瀟雨擡頭向冰魄龍揮着手道謝。

冰魄龍在空中盤轉回旋,瀟雨似乎也見到它微微點頭,似乎也從上往下傳來了“不用謝”話語。

瀟雨聽到“不用謝”這幾個字,瞬間就認爲冰魄龍會說話,回過神來,才知道是自己聽錯了,而冰魄龍也飛走了。

“好,我要在這裏找到武童…然後再找到小瑤他們…再一起把世傑救回來…”瀟雨面對着這個熟悉的環境,說,“…先來感受一下這裏的萬境之力……”

“喪嚴應該帶着世傑走了,所以武童很有可能留在這裏…”瀟雨內心想,“……不過也有可能用屍生人把武童帶走了吧………還是先感受一下萬境之力再做打算…”

“武童武童武童……”瀟雨一邊說着話,一邊感受着周圍的萬境之力。

“………………………應該是那裏吧………”瀟雨有點不敢確定,但是還是踏出了步伐。

“…這個萬境之力感覺上很微弱……”瀟雨內心想,“……武童他貴爲知道宏天大陸所有武器的兒童,會是擁有這麼微弱的萬境之力的人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這些屍生人影響,搞錯了…”瀟雨有點苦惱。

瀟雨他走到一個距離被冰封住的地方比較遠的某處,這裏比較偏僻,老樹與枯草,還有天空那昏紅的景色,它們共同組織成這個看起來有點淒涼的環境。

“……這個發光的是…”在這個地方之中,有一發着與其十分違和的發着金黃色光芒的四面正方形般的玻璃板所圍成的一處。

“……是個小孩?”瀟雨走近,見到一個穿着布衣的小孩在這裏呼呼大睡,“……他就是武童?”

“……還能呼呼大睡啊……”瀟雨不由地感嘆了一聲。 “什麼?”這個疑爲武童的小孩突然醒了過來,猛地坐立在地上。

“……你是……你應該不是‘蝶’的成員…”這個小孩見到了瀟雨的臉龐,說道,“…我是武童……”

“還真有人把外號當作自己的名字啊…”瀟雨苦笑。

“我真的叫做武童,姓武名童…”武童連忙說道。

“…那武童,這些廢話就不多說了……”瀟雨直入主題,“…能不能幫我找真正屬於我的武器……”

“哦……武器…”武童說,“別看我是個小孩,我可是擁有武童之書,知道整個宏天大陸所有武器的人…”

“那這個發着金色光的玻璃板是怎麼回事?是你的武童之書弄的嗎?”瀟雨問道。

“不,不是,這應該是‘蝶’他們的術式,然後再跟我身上的武童之書產生了反應所致成的產物……”武童回答着瀟雨的話。

“…唉,可惜啊…”武童嘆氣。

“可惜什麼?”瀟雨有點不解,連忙問了一聲。

“武童之書少了最後一頁…”武童把他嘆氣的原因說了出來。

“最後一頁?”瀟雨把頭側到一邊,“是被‘蝶’奪走了嗎?”

武童說不出話來,他並沒有正面回答瀟雨的問題,這就讓瀟雨更加確信是‘蝶’把他最後一頁所奪走。

“原來喪嚴並不是要帶世傑走,纔沒有帶武童走的,原來是因爲他把所需要的‘最後一頁’奪走,他纔不需要武童的…”瀟雨暗想,“……所以武童的萬境之力纔會這麼虛弱……”

“…如果你要找的武器在最後一頁的,我可能幫不上忙……”武童在沉默了半會之後,說,“就算是這樣,你還是要拜託我嗎?”

“是的…”瀟雨想着不應該放棄任何一個可以變強的機會,毫不猶豫的說道。

“因爲我……現在真的太弱了,而爲了對抗‘蝶’,武器真的是必不可少的…”瀟雨說道。

“…適合你的武器是………”武童稍微從上到下的看了看瀟雨,“……應該說這個宏天大陸的所有武器都適合你吧…”

“哈?”瀟雨驚愕。

“你在說什麼?是在糊弄我吧……”瀟雨有點懷疑所謂的武童的真實性。

“沒有,因爲事實就是這樣…”武童沒有任何辯解。

“…好吧,那我應該要怎麼阻止‘蝶’”瀟雨無奈,“……因爲你說的太籠統了,什麼全宏天大陸的武器都適合………能不能給我一個方向…”


“不可能的,‘蝶’是很難用武器打倒的…”武童說,“…他們用招都是直接使用萬境之力的,不像我們要吸收萬境之力,然後再將萬境之力在體內轉化,再使出來的…”

“他們都是直接向周圍環境發出自身的萬境之力,或者直接控制周圍環境的萬境之力,然後再做一些特殊的處理……”武童再說。

“特殊處理?”瀟雨有點疑惑。

“……那是我都很難看出來的特殊處理……”武童嚥了口水,“…是一種十分恐怖又十分強大的力量……”

“………是嗎?”瀟雨說。

“……那如果是最後一頁的武器,有沒有可能阻止他們的行動……”瀟雨突然說道。

“最後一頁……”武童低頭,“…我不知道,因爲我缺少了最後一頁,所以很難回答你這個問題…”

“……那就是說存在一定的可能性…”瀟雨笑了笑。

“不過,最後一頁我猜可能是在他們的大本營——”武童吞了吞口水,“……幻星鎮!”

“幻星鎮…”瀟雨聽着,有點怔住了。

“…你可千萬別打算去那個地方……”武童說,“太危險了……”

“……我是一定會去幻星鎮的…”瀟雨稍微說道,“但是,並不是現在………”

“現在的我很弱很弱,所以需要修煉一段時間…”瀟雨又說,“所以你就告訴我,有什麼樣的武器可以幫助我提升的…不一定是對抗‘蝶’…只是提升我的修爲………”

“…劍………”武童簡單一字。

“如果說,適合你的,提升修爲的武器,那就只有劍……”武童說,“……任何劍都可以,即使是你常用的冰做的劍也一樣…”

“我有告訴你我常用冰制的劍嗎?”瀟雨驚訝的說道,“……看來武童不愧是武童…”

瀟雨立刻向周圍環境吸收萬境之力,然後用這些萬境之力製作一把冰劍出來。

“對了,武童,我帶你回花迷宮吧…”瀟雨突然想到,“……就算是那樣的人,她也是你的母親…”

“…其實歸宿在哪裏,對我而言根本沒有任何意義…”武童說道。

“什麼意思?你不想回去嗎?”瀟雨側頭,不過他又表示可以理解。

“……你還是快點提升你的修爲吧…”武童轉移了話題。

隨後,瀟雨在這個有些淒涼的環境,開始他的修煉。

……


就這樣過了好幾天,在這幾天裏,瀟雨他一邊在路上的空餘時間接受武童的指導來進行他的修煉,一邊又帶着這個指導他的小孩武童回到那個花迷宮裏去。

“哎呀,要不是護獸符被奪走了,我也不用這麼倒黴…”瀟雨在距離花迷宮不遠的森林小道上喘着氣,抱怨着,“……走了這麼久…”

“你說了很多次這樣的話了…”武童表示對瀟雨說的有點厭煩。

“我也說過,我四海爲家,不需要回花迷宮也可以…”武童又道。

“……可是,你還是跟着我走啊…”瀟雨微笑,“………不過,也多虧了你的提醒,讓我注意到我修煉時,常犯的錯誤……………讓我的修爲有所提高…”

“…就像這樣……”瀟雨說着,閉起了眼睛,“……我感受萬境之力的範圍比以前擴大了很多………”

“等一下,這個萬境之力…”瀟雨感受着萬境之力,同時有些焦慮。

“…什麼?”武童看到瀟雨臉色有點不對勁,“……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嗎?”

“‘蝶’他們在花迷宮那裏……”瀟雨說,“…應該只有一個人……”

“…這個萬境之力應該是……那個與喪嚴同夥的用螢火蟲的螢鬼……”瀟雨低聲說道。

“螢鬼…”武童說,“……就是之前跟喪嚴一夥把我擄走的人嗎?”

“…花菱回來了嗎?”武童突然問了一聲。

“……她跟她…的那個玉龍…一起回到了花迷宮…”瀟雨不是很理解武童突然這樣問的用意。

“那就對了,他是到那裏取走花之迷心的…”武童又道。

“花之迷心?那是什麼?”瀟雨有點困惑。


“…是萬境器具之一……不…那個應該不是…”武童說,“……那個是憑藉花菱的萬境之力才啓動的,用來維持花迷宮的‘幻’所必須的道具…”

“至於那個是不是萬境器具……很難說清楚…”武童一說。

“…那螢鬼是去拿走花之迷心的嗎?”瀟雨問道。

“不知道,‘蝶’他們需要萬境器具,但是那個不像是萬境器具,所以不一定會拿走…”武童說出他的猜測。 “……所以…”在武童繼續把話說出來的同時,有一攻擊襲來,把其的話打斷了。

瀟雨一察覺到這個突然襲來的攻擊,他抱起武童往後一跳,躲過了這個攻擊。

“…雪男孩,跟武童在這裏鬼鬼祟祟的說我什麼壞話?”這股讓瀟雨好熟悉的聲音在他的面前發出來。

“螢鬼…”瀟雨望着那個曾經擊敗過他的人,抱着武童的同時,不由地握起了拳頭。

“對,雪男孩,就是我…”螢鬼又說。

“……真沒勁啊,你知道嗎?雪男孩…”螢鬼有點抱怨着地說,“……我到了花迷宮的時候,準備好要把花之迷心帶回去,結果竟然被通知,現在暫時不用拿花之迷心…”

“…我真的感到很不開心,浪費了這麼久,還被大人耍得團團轉……”螢鬼說,“……不過,幸好我發現了你的萬境之力…”

“讓我們接着上次沒玩完的事情玩下去吧……”螢鬼興奮的大呼一聲。

“…小心一點,螢鬼雖然是利用螢火蟲的,但是並不是泛泛之輩………”瀟雨把武童放了下來,武童在他耳邊小聲說了一句。

瀟雨望着螢鬼的臉龐,也說了一聲:“這…我早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