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那天柯猛然自濃濃霧氣中衝出,撲地跪倒在年辰身前:

先祖,我等深受大恩,未能報答萬一,請先祖等我強拓前輩等都恢復後,再行離去,好讓我等叩拜先祖大恩!

年辰一愣,隨即呵呵笑道:

你安心去恢復吧,我等只是去去就來!

那天柯才恭敬地回到了濃霧中,繼續恢復自己因爲和年辰相鬥而損失的精血。

此時,兩道虛影已經投入了混沌珠內。

年辰便站於祭壇前方,直直望着巨大的球形鴻蒙輪迴珠。隨即意念一動。

呼!

瞬間,年辰和那顆碩大的珠子就進入了混沌空間內!

甫一進入,年辰心念動間,無盡的極品靈液便如漫天狂舞的巨龍,向着年辰所站之處狂涌而來!

啊!天精地華!

如此龐大的數量!

隨着驚叫聲,兩道虛影又出現在了輪迴珠上方!

年辰猛然大叫道:

快回去,快!

二人不知何故,然而此時他們只是兩道殘魂,卻也不敢大意,急忙依言鑽入了混沌珠內!


呼!

年辰和混沌珠又出現在了山洞內,彷彿沒有動過一般!

看了一旁一直未動的楊倫一眼,年辰便靜靜地站立當場。

咻!

兩道身影迫不及待地自混沌珠內鑽出!

天吳和強良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道:


小友,我們同意你將混沌珠滴血認主! 「我現在要出去了,你們要不要跟著我一起出去?」楊恆對四人問道。

「我只能呆在這裡,他們三個出去也可以,繼續呆在四極寶殿也可以。看你自己決定了,以後你可以將四極寶殿帶在身上,隨時可以讓他們出來!」劍靈兒回道。

「你們還是先留在這裡,等有需要的時候我再叫你們出去。這裡面的東西你們也可以隨便用,你們的修為也可以再次提升上去!」楊恆回道。

紫風等人點了點頭,雖然有些失望,但也沒再說什麼。

楊恆從房間里走出來,看到楊天虎和吳管家都焦急地等在外面。

「你這小子,嘴裡說要成親,人卻突然不見了。可把我們都急壞了,訂好了的日子也被一拖再拖。」楊天虎對楊恆責備道。

「有點事耽擱了,這兩天把事辦了我們就離開灰冥礦山吧。」楊恆帶著歉意說道,心中也有些懊惱自己在四極寶殿領悟大道把這事給忘了。


他接著又找到了歐陽海詢問了一番,得知灰冥礦山的兄弟都已經做好了遷移的準備,隨時可以出發。

楊恆想了一下之後,讓火雲和黑煞留下協助歐陽海。

這兩人對他都絕對忠心,如果在遷移的過程中遇到什麼危險也不會臨陣退縮。

他回到自己的住處,看到小舞正站在門口徘徊著。

此時的小舞也已經是靈人境初期的修為,穿著一身淡綠色的輕紗,長得也越來越標緻,有一絲靈動的氣質。

「少爺!」小舞看到楊恆之後,低著頭小聲喊了一句。

「小舞,不錯啊,長得越來越漂亮了,修為也不弱。」楊恆由衷地說道。

小舞俏臉一紅,彷彿能滴出水來,過了片刻才有些扭捏地說道:「少爺,我以後讓我跟著你吧。 跨界保鏢 ,不會拖你後退的。」

「你先隨大家一起去晟嶸大陸吧,我辦完事以後也會過去的。」楊恆回道。

「哦。」小舞臉上的表情明顯的有些失落,在原地站了半天才轉身離開了楊恆的院子。

三天之後,楊恆和吳夢君成了親。

他留下嚴浩然和宋婷婷跟歐陽海一起去晟嶸大陸,自己帶著吳夢君離開了灰冥礦山,朝燎壁城趕去。

一路上,吳夢君都抑制不住心裡的激動,一直緊緊的貼著楊恆。

「其實我早就沒在百花宗了!」吳夢君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語氣中還帶著一絲小得意。

「你沒在百花宗?那你到哪個宗門去了?」楊恆不解地問道。

「我現在是光明尊者的弟子!」吳夢君得意說道:「不過我還沒有正式拜師,打算過幾個月就前往光明帝庭的,恆哥哥到時候跟我一起去嗎?」

以身試愛︰總裁一抱雙喜

他從光明帝庭離開也不過一兩年的時間,光明尊者要收吳夢君為徒肯定也是他離開之後的事。

那也就是說,他一離開光明帝庭,光明尊者也跟著離開了,而且一路來到了亞元大陸。


「恆哥哥,你認識光明尊者嗎?」吳夢君看到楊恆久久不說話,接著問道。

「認識。」楊恆點了點頭:「光明尊者一身實力了得,你跟著他可要好好修鍊。」

吳夢君能擺光明尊者為師也是好事,他也沒有再多想,說不定對方真的是看中了吳夢君的資質不錯。

「那是當然,我有一個這麼厲害的師傅了,以後實力肯定會超過你,你就等著我來保護你吧!」吳夢君笑嘻嘻說道。

楊恆無奈點了點頭,不過吳夢君的修鍊速度也不慢,現在也已經是神人境初期的點靈境,只差一步到神人境中期。

他估計有了光明尊者的指導,對方的修為提升的會更快。

過了大半年的時間,一行人終於趕到了燎壁城,然後傳送到了神獸禁地。再次神獸禁地傳送到了玉曲大陸,來到龍泗的那座府邸。

「還有幾個月就要召開萬獸大會了,我還擔心你不能及時趕回來呢!」青青大伯看到楊恆之後笑道。

吾家萌妃路子野 我這裡就是為了這件事,怎麼會不趕過來呢。龍前輩那邊怎麼樣了?」楊恆問道,然後把吳夢君給介紹了一下。

青青大伯打量了吳夢君一下,讚許地點了點頭,回道:「泗爺這裡應該快了吧,這一年多一直都沒見他出來,也不知道具體情況。」

「嗯,那就只能等他的消息了。」

楊恆倒不是很擔心那條九爪金龍的事,只是尹靈兒一直沒出現,他心裡越來越感覺到不安。

他剛剛說完,青青突然說道:「夢君姐姐長得真漂亮,難怪大哥哥會娶你。我以後也要長得這麼漂亮,然後嫁給大哥哥!」

眾人同時一愣,半天沒回過神來。

「你這丫頭,這麼大了還不知道害臊,小心以後沒人敢要你。」青青大伯哈哈笑道。

「我才不稀罕有沒有人要,反正我決定了要嫁給大哥哥!」青青理直氣壯地說道。

楊恆有些尷尬的搖了搖頭,帶著吳夢君朝著玉曲城的街上走去。

「那個小姑娘其實長的不賴哦,等她長大以後,你可以考慮…」吳夢君在街上對楊恆打趣道。

「嗯,我以後再去找個十個八個的,全部娶回來。」楊恆煞有其事地說道。

「哼,我不理你了!」吳夢君突然掉頭往後面跑去,撞到身後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身上。

「哪個瞎了眼的…」中年男子一聲爆喝,當他看清吳夢君的樣子之後,馬上換了一副嘴臉,不懷好意地說道:「這是哪家的小姑娘長的這麼俊俏,還迫不及待地要投懷送抱!」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吳夢君知道這個中南男子的修為遠遠朝著了自己,一下就躲到了楊恆身後。

中年男子的綠色瞳孔里泛著亮光,一臉壞笑,擦掌磨拳朝著吳夢君慢慢走去。

楊恆瞳孔一縮,盯著這個中年男子冷喝道:「她已經道歉了,你還想怎麼樣?趕緊滾吧!」 一大早白毅便早早起來,梳洗了一番後在庭院之中開始練起了功法, 他看見巡邏隊的修士也早早出門,來回穿梭在秦家府邸,心中也是感慨萬分。

白毅四肢綁了數十包沙袋進行負重,爲修煉混沌一元煉體法打下基礎,數個時辰過去了,全身上下散發出股股汗味,身上也出現了數條肌肉的輪廓。

白毅擦了擦汗,環顧四周發現空無一人這才依地而坐,雙手結印來回翻轉,只見股股寒氣從他體內散發而出,環繞整個身體漸漸向四周擴散而去。

庭院的氣溫頓時驟變,無數花草紛紛結起了一絲冰渣,就連地面的泥土都變的僵硬了些許。

久久之後,白毅才睜開雙眼,吐出一口濁氣,吸收數十塊靈石後再次修煉,煉氣境的他只能凝鍊寒氣,只有到達聚靈境才能御駕寒流,成爲攻擊的神通!

白毅運轉體內的九十九條升騰之氣,頓時這九十九條升騰之氣演化一股強大的氣勁,這股氣勁從體內暴發而出,融合白毅的功法之中。

下一刻,耳邊傳來無數炸裂之聲,清晰可見,這白毅渾身上下盡是雷絲迸射,電流炸裂,一道道藍色光芒閃爍全身。

白毅滿頭大汗,這雷電之力讓他感到強大無比,自己只能凝聚雷電,並不能讓其顯形,就算如此,這一幕要是被其他的修士看見也會大吃一驚,要知道一個煉氣境的修士能做的就是竭盡全力的凝聚升騰之氣,放眼整個仙界又有幾人能在煉氣境的階段中修煉上乘功法,並且凝聚雛形?

而白毅則不同,本是本源一脈,這一身寒氣待強大之時便能運用自如,更有雷之傳承,天資異人,當年便凝聚了百條升騰之氣,曾是萬丈光芒,如今是韜光養晦,堅韌不屈!

就如這般修煉,轉眼便是數十天,由於太久沒有去巡邏,白毅心中也有些內疚,這天早早便與其他修士一同前去了。

“你是新來的啊?”一個面容白皙的修士看了看白毅,斜嘴笑道。

“是!”白毅神情冷漠的迴應道。

“哦!那你要遵循我們這邊的規矩了,你這個月家族中的收入需要交出來!”這修士笑了笑,絲毫不諱忌,就連旁邊的數人也是不懷好意的笑了笑,一臉的幸災樂禍之情。

這種潛規則定是早已形成,因資源稀缺才形成這股惡風!

白毅聽到這話,點了點頭,依舊是一臉的冷漠之情,好似平靜的湖面不起一絲波瀾,輕聲迴應道“好!”

這話剛出,這身旁這數位修士皆是一臉的震驚,本以爲白毅會依理據爭,沒想到如此簡單的就答應了下來。

“好,真是走了狗屎運,今日下午就可以領取靈石了,到時候你就與我們同行好了!”這修士從震驚之中緩過神來,再次笑了笑,一臉的得意之情。

白毅不在說話,隨着巡邏小隊的步伐在秦家來回穿梭,這巡邏隊之中也分三隊,一隊是最外圍的巡檢,一隊是秦家府內的巡邏,剩下一隊便是對於秦家大大小小事物的詢問。

而白毅卻在外圍的巡檢隊伍之中,每月的收入雖然少了些許,但是相對而言倒也安全,自己隱私不會暴露!

下午時刻,白毅隨着隊伍浩浩蕩蕩的來到秦家一座庭院處,清晰可見,這四周站滿了修士,全部都是秦家的護衛。

這庭院之中擺放了兩張長桌,所有的修士依次站成兩隊,一隊是巡邏隊,一隊是護衛隊,都在秩序的排隊領取靈石。

白毅站在隊伍之中,從容的看向四周,突然臉色大變,心中一驚,隨即一臉的狂喜之情,他看到上次給予他靈石的秦前輩也在這庭院之內!

“這前輩說過,若我體內的升騰之氣達到九十九條在贈與我五千靈石,如今我停留在這九十九條升騰之氣的瓶頸之中,向他索要靈石定會相贈,如若這般我離聚靈境也就一步之遙了!”

看着身前排隊的修士一個個離開,白毅興奮不已。

“喲,這不是白兄弟麼!這個月你居然出來巡邏來領取靈石啦!”張啓從旁邊經過停住了腳步,看向白毅一臉的和藹。

“原來是張兄啊!我愚笨了些,修爲無法快速提升,也只好出來散散步了!”白毅也面帶微笑迴應道。

“原來是這樣!不急不急,慢慢來,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一步,在這巡邏隊之中有任何事情你找我我定會幫你解決的!”


張啓再次笑了笑,一臉的巴結之情,四周的其他修士豈能看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