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海中的江北嘴角哆嗦了兩下,這尼瑪,這個外形,好像是小騷騷啊……

“呼……”

算了,隨他去吧。

“神魔天徵!”

終於,完成了這一系列操作的小魔靈,爆喝一嗓子。

而那些神魔兵將,更是如同活過來了一般,朝着下方的骷髏頭直接撲來!

其中半數,甚至朝着老魔主撲去!

倒是首當其衝的老魔主,只是冷笑一聲,大手一揮,只見那骷髏頭竟突然小了一半,重新變成了魔氣。

突然,無數個小的骷髏頭由這些魔氣重新組建而成!

……

戰鬥,極爲慘烈。

天空之中,不乏有神魔兵將被打的形神俱滅,重新化作魔氣,也有骷髏頭被打碎,也化作了魔氣。

若是說,這是兩個兵團的大戰,都絲毫不爲過。


而那一半的神魔兵將,已經來到了江北的身前,像是不要命了一半,朝着那巨大的骷髏頭的孔洞之中鑽去!

一時間。

其內轟轟作響,不絕於耳。

倒是老魔主突然揹負雙手,立於這天地之間,雙眼淡漠的朝着狀若瘋狂的“江北”看來。

他自然知道。

這是江北自己的神通戰技,而不是小魔靈所特有的。

如此戰技,倒真是讓人眼饞。

至於一旁的厲豐,以及早已鑽入了那空間裂縫內的江萬貫等人,早已被老魔主選擇性的遺忘掉了。

無他,沒什麼價值。

神魔的呼喊聲似有似無傳入江北的耳中,老魔主那冷笑,印在江北的心裏……

無一不是在告訴他一個沉重的事實。

今天,怕是要涼。

良久。

這魔雲開始消散,重新歸於了萬魔宗四大側峯中央的天魔峯上,俯視着這整個萬魔宗。

彷彿,一切都不曾來過。

小魔靈重新回到了江北的識海中。

整個靈臉色蒼白,雙眼之中的紅光亦是極爲暗淡。

那一頭紅髮披散着,仰着頭,躺在大地上。

“小辣雞兒,你……”

江北站了起來,嘴脣哆嗦了一下,感覺心莫名的還有些疼痛。


“主人,我,我打不過那老傢伙,給您丟臉了。”小魔靈咧了咧嘴,感覺整個靈都要被撕裂了一般。

異常痛苦。

靈體的疼痛長且可以忽視,但是心底裏的那種無力感,以及自責感卻是都表露在了臉上。

江北暗暗嘆了口氣。

“沒事……咱倆命該如此。”江北淡笑着說了一句。

心底,拔涼拔涼的。

不過還好,他的任務都完成了,老爹和老媽都走了。

他哥也第一個就跑了……

雖然這路數着實是不咋地,但是……起碼還有人能活下來。

而且水元珠也不在他身上,早就被老爹給帶走了。

這麼想來……

好像還不賴?

一切塵歸塵,土歸土……

而他的身體,還佇立於空中。

心念一動,江北重新拿回了自己身體的控制權。

只覺得……周身都要裂開了一般。

這小辣雞兒剛剛到底都幹了啥!

而面前的老魔主……

臉上還掛着冷笑。

“你可看到了,在我面前,你就如螻蟻一般弱小!”老魔主冷哼道。

“不要逼逼賴賴,想幹啥就直接幹,今天我江北栽了!忍了!”

“但是……”江北說着,眼中突然露出了一抹狡黠的光芒。

“但是我爹跑了!不光跑了,還把你閨女給拐走了!”

“氣死你個山驢逼!”

“好膽!”

老魔主目光瞬間凝住。

怒氣值+666+666+666……

踏馬的。

不給力啊這怒氣值。

再看看自己的小面板,還差了五千多。

哎……平時不努力。

現在也沒什麼辦法了。

江北暗暗倒吸了口冷氣,感覺今天……就這麼地了。

此生無望。

馬上要死。

跑又跑不掉……

但下一刻,只見這老魔主冷笑一下。

隨後,一隻手緩緩伸出,朝着江北這邊伸來。

明明那已經歸於沉寂的魔氣,竟然再次被他勾起了一些,置於掌心。

一掌!


“留你已然無用,死吧!”老魔主輕喝一聲。

這輕飄飄的一掌,卻是如死神的大手一般,直接拍來,欲要收割江北的性命!

此前已經和那‘神魔天徵’交過手,憑老魔主的聰明才智,定然是花個千八百年,也能研究出來。

對於他們這種強者,壽元……只是個數字而已。

……

“不好!”

站在裂縫口等着江北過來的厲豐頓時感覺到了不妙,他這小外甥,絕對是體內沒靈力了,跑都跑不掉!

而江北……

“小外甥!閃開!”厲豐頭皮發麻,厲聲喝道。

而那老魔主……目光更是一凝。

好像是忘了,另一個螻蟻被自己一直給忽視了。

“哼!”老魔主冷哼一聲,直接震的厲豐氣血翻涌!身形頓時頓住!

但……他偏偏就扛了下來!


再次朝着江北這邊衝來!

與此同時,只見這厲豐右手一拉,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量,竟直接破開了老魔主的威壓,將江北拉到了他的身後!

而後,周身頓時撐起一個靈力罩!竟欲要拿他這闢海期的修爲,來強行抵擋老魔主的一掌!

“舅舅!”江北目眥欲裂,只覺得頭皮一陣陣發麻!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厲豐根本就沒有猶豫!且不說眼前這個光頭小子是自己親妹妹的兒子,這也是自己的外甥啊!

爲了他和厲婉,竟然能帶着江萬貫和江南殺到萬魔宗來!

而且……

你爹保我妹妹,我保你!

大概就是這麼個感覺吧……

厲豐上了。


雙手齊出,用盡全身的靈力,撐出一個巨大的靈力罩!周圍,淡白色的霧氣肆意着。

這白霧的核心之中,甚至還夾雜着過半的黑霧,緩緩地涌了出來。

厲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