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從初一那邊涌過來了許多的人,就看到古軒手裏拿着根棍子向着我們這邊衝了過來,後面陸陸續續地還有人在向着我們這邊趕來。

“我在問你,你是在跟我們說話嗎?”見那人一直盯着向我們這邊趕來的初一人羣,忘了回答我的話,我再次開口問道。

“我……”那人支支吾吾,最後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似的,大聲吼道:“我就說你怎麼了,你能怎麼樣?我告訴你,你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只是短短的一句話,那人就彷彿是被抽乾了身體中的力氣一樣,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氣,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一臉緊張的模樣,彷彿是在戒備着什麼。

我並沒有因此而大打出手,只是嗤笑着搖了搖頭,笑聲中毫不掩飾嘲諷的意味,以及對他的不屑一顧,隨着古軒那些人的到來,瞬間我們這邊因人數上的優勢而聚集起來的氣勢已經穩穩壓過了吳俊洋一行人。

“吳俊洋,你不是說要出錢請我們和你們打架嗎?我看擇日不如撞日,要不就現在吧?就是不知道你肯出多少錢了。”

吳俊洋沒有說話,只是看着我,但從他的眼睛中我已經看到了怒火,想必他現在正後悔着剛剛爲什麼沒有先動手揍我們一頓。

就在這時,從初三那邊也開始有人向着這邊衝來,隨後我們初一這邊也絲毫不甘落後,昨天在校門口打架的那些人,包括林顏和郭凡在內全都衝了過來。

就在初一與初三之間的初二教學樓下,我們初一、初三兩方人對峙了起來,人數上旗鼓相當,倒是誰也不會怕了誰,雖然還沒有動手,但是個別人已經罵起了口水仗。

隨着我四周聚着滿滿的一堆人,我心中甚是欣慰,昨天那頓酒果然都沒有白請!

“打啊!快打起來啊!”初二的二樓到四樓的欄杆上趴着許許多多的學生,從上面看着下面的熱鬧,還不忘了起鬨,看那樣子恨不得我們立馬打起來,好讓他們大飽眼福。

我沒有細數,但是我敢肯定我們兩方人相加起來就算不滿一百人,也有八十,再加上四周圍觀的人羣,整個初二教學樓下就跟中午吃飯時的食堂似的,滿滿的全都是人。

雙方即將展開衝突,形式……一觸即發! “吳俊洋!吳俊洋!”正在兩方人即將開打的時候,突然間一道聲音傳來,那聲音尖細悠長,明顯是一個女人的聲音,隨着聲音的接近,一個女生從人羣外擠了進來。

“讓讓啊,讓讓!不好意思,讓一下!”來人有點面熟,剛來到這邊以後就朝吳俊洋大聲道:“吳俊洋你想幹什麼?他……他是我弟弟!”

那女生一伸手指向了我,同時他的正臉也隨之轉了過來,在看到她的正臉以後,我的心中轟然一震,這不是蔡婉菱?自從上次在學校食堂見遇到她以後,之後就再也沒見過了,沒想到這次再見面,她竟然會出面維護我,想來在她的心中肯定是認爲我們這些人不是吳俊洋的對手吧。

雖然她的做法在我看來有些多餘,但是畢竟我和她並不是非常的熟悉,她能夠做到這樣,依舊使我的心頭一熱,對蔡婉菱的好感度直線上升。


“你弟弟?”吳俊洋驚訝地再次看了我一眼,而後問道:“你表弟吧?那不就是我小舅子了。”

“什麼小舅子,我現在跟你還沒什麼關係!”蔡婉菱的臉霎時間就紅了起來,又羞又怒地說道:“吳俊洋你別亂說!”

“好好好!”吳俊洋攤手笑道:“現在沒關係,等以後不就有關係了嘛!”

我心中暗罵一聲,好不要臉的傢伙!

蔡婉菱白了他一眼,而後看向我說道:“你沒事吧?他有沒有打你?”

聽了她這話,我鼻子差點被氣歪,怎麼好像我看上去這麼好欺負嗎?我仔細看了看她,心想這丫頭怎麼又長漂亮了,含笑說道:“你忘了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場景了麼?”

我與蔡婉菱第一次見面那天正是我們幾個在大街上毆打王冠的時候,那時蔡婉菱正好在拿手機拍照,被我搶過去直接扔河裏去了。

也許是正好想到那天的事情,蔡婉菱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而後說道:“你們都回去吧,不要在這裏打架。”

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開口問道:“他是你男朋友?”

“不是……”

蔡婉菱話還沒說完,吳俊洋當即開口打斷道:“還不是?這關係不是早就定了麼,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說着,吳俊洋故作生氣地對我道:“原來是小舅子,小醉,你怎麼不早點講?”

小醉?還第一次有人這麼稱呼我。

我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扛起手中的棍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看着他彷彿小丑一樣演着獨角戲。

吳俊洋見我不說話,不由得尷尬了起來,氣氛在這一刻壓抑了起來,隨着時間一點點的流逝,他的臉面再也掛不住,笑容逐漸收斂,表情滿是陰沉,眉頭擰成了一個才川字,說道:“我給你面子是因爲你姐的原因,但不要把這個當作資本,知道嗎?”

“我有什麼資本?”我重複了一句,輕聲開口道:“難道我想踩死一隻螞蟻,還需要算清楚我有什麼資本嗎?”

“你……”吳俊洋說着就想衝過來。

“吳俊洋你幹什麼?你怎麼這麼說話,他是我弟弟!”

吳俊洋噗嗤一聲笑了起來,打了個哈哈道:“婉菱你緊張什麼,我這是跟他開玩笑呢!”說着話,他揮了揮手,大聲道:“兄弟們都回去了,不要堵在這裏,走了!走了!”

隨着初三人羣的退後,吳俊洋再次深深看了我一眼,嘴角上揚,看似溫和地說道:“該怎麼認禮數我就不教你了,但是我不教你不代表你就可以不學,今天給你姐個面子,不要再讓我找你第二次!”

“自以爲很囂張,其實很傻逼的傢伙!”看着吳俊洋逐漸遠去的背影,我忍不住地罵了一句。

“趙翔,你……你不要再去招惹吳俊洋了,你對付不了他的。”

“對付不了?”我忍不住嗤笑一聲,道:“你是在關心我嗎?”

蔡婉菱雙眼一瞪,道:“誰要關心你,我是怕你接受不了最後再轉校,我還想着你賠我手機呢!”

“放心吧,我會還你的。”丟下這句話以後,我轉身向着初一的那些人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離去,而後回過頭笑眯眯地說道:“菱姐,別的不說了,走,咱去超市,我請你吃棒棒糖。”

“誰要吃棒棒糖?多大的人了……”

“要不吃棉花糖吧?哦,不對,學校沒有棉花糖,那就泡泡糖吧?要不口香糖也行!”

……

吳俊洋的事情只是一件小小的插曲,雖然這一次的風波有驚無險的平息了,但是我知道事情遠遠沒有這麼簡單,只要我們不收手,那麼今天的事情不過只是個開端而已。

然而,以我和雲天現在的這種處境,又怎麼收得了手?現在我們已經做足了聲勢,要想着有人主動找上門來,那麼就只差一件事情了,那就是讓一中亂起來,甚至是比七中還要亂!

還有兩個小時又要去上班了,昨天就沒去,要是被老闆知道了,說不定會扣我多少錢呢!我在牀上翻來覆去,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一陣的迷茫。

嗡——嗡——

手機又響起來了,我看都沒看是誰的電話,隨手按了接聽鍵,有氣無力地說道:“誰啊?”

“怎麼,連我的電話也不記得了嗎?”

聽到這個聲音,我立馬坐了起來,笑呵呵地說道:“那哪能啊?我不記得誰的電話也不能不記得我們家小詩雨的是不?我剛剛就是開個玩笑!”

“哼!是不是我不給你打電話,你也不給我打電話?”

“什麼啊?我這纔剛要給你打過去你的電話就來了。”

“喲!那還真是夠巧的。”丁詩雨不鹹不淡的說了一句,而後話鋒一轉,道:“關於昨天的事情你就不準備解釋一下?睡覺沒小妹睡了也白睡,說得這麼順口,看來以前還經常睡了?趙翔我告訴你,我生氣了!”


“啊,那個我不是喝醉了嘛,我……”

“喝醉了?喝醉了就是理由嗎?那好,我以後也要喝醉!”

“不是,你聽我解釋……”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我抹了一把腦門上的汗,心想要我解釋的是你,不聽我解釋的是你,我這到底要不要解釋?以我對丁詩雨的瞭解,她那溫順的性子絕對說不出這些話來,甚至不會主動打電話過來表達她的氣憤之情,之所以這樣,我敢肯定這些都是張燕教她的,真是近墨者黑啊!

沉默了一會,我苦笑着說道:“我錯了,真的錯了,我很認真的想您認錯,同時保證不會再有下次,請求領導的原諒,給我一次改過自信的機會。” “唔……那好吧,我原諒你了。”

電話裏傳來丁詩雨的聲音,我心中稍安,輕聲說道:“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但是你一點也不好,從來不主動打我電話,從來不和我說晚安,只是偶爾纔會給我發幾條短信,最近這些天也不見你來看我……”

聽着她那幽怨的聲音,我心中有些苦惱,吸了一口氣,幽幽說道:“可是沒有辦法,我現在的情況你也知道,我已經好久沒回家了,我身上又沒錢,所以只好多花些時間和精力放在賺錢上,要不然連養活自己都難。”

“我不知道你說的話哪些能信哪些不能信,但是時間就像海綿裏的水,擠一擠總是有的,你有時間打架,難道就沒有時間來七中看看我嗎?都是藉口,平時也不關心我,一見到我除了動手動腳佔我便宜以外,你真的確定你喜歡我嗎?”

我拍了拍額頭,輕嘆了一聲說道:“我當然是喜歡你的,你爲什麼會這麼想?而且你的想法有些片面,不是我不主動,只是我沒有在意到這些細節,還有……”我嘴角蠕動了一下,最終還是說道:“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以前不會這樣跟我說話的,你變了。”


“我變了?”丁詩雨的話語有些激動:“難道我還要像以前那樣逆來順受,你怎麼說我就怎麼聽嗎?不是我變了,是你變了!趙翔你知道的,我早就跟你說過了,叫你不要再混打架了,你說我哪次見到你的時候你不是一身的傷?難道我們一起好好的過不行嗎?你總是敷衍我,總是騙我,三五成羣的打架真的很威風嗎?我不喜歡,我不喜歡你這個樣子。”

“不喜歡我這個樣子那你喜歡我什麼樣子?”我有些生氣,聲音提高了一分,道:“你不覺得威風?但是我就是這樣認爲,你們女生不是都愛看這樣的男生嘛!而且我也喜歡這樣,沒有辦法,這是改變不了的。”

“你能不能不要衝我吼,你衝我吼算什麼本事?你怎麼會這樣,你一點也不會考慮我的感受。”說着說着,電話裏竟然傳出了抽泣的聲音。

我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們都不要吵,不要鬧,好好說話行嗎?這樣,不管怎麼說都是我的錯,是我的不好,但是我現在真的沒辦法,我收不了手,真的,給我點時間好嗎?”

電話裏傳來斷斷續續的哽咽聲,好一會後才傳來丁詩雨的聲音:“你總是說你的錯,但是你從來都不知道改,該怎麼樣還是怎麼樣。”


“所以這次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了,放心吧,相信我,我會改的。”說到這,我沉默了一會,柔聲道:“丫頭你不要哭了,我會心疼,真的。”

“你就會騙我眼淚了,我纔不信你會心疼。”

“我很會說謊,但是我永遠都做不到騙你……好了,你早點睡覺吧,再過會我就要去上班了。”

“嗯,那你要注意休息,別累壞了。”

“放心吧,早點睡,晚安。”

“嗯。”

隨着電話裏傳出嘟嘟聲,我終於鬆了一口氣,雖然事情總是這麼的令人煩惱,不過以後的事情還是留作以後再講吧,當務之急還是好好掙錢,養活自己。

起牀後,看到正在熟睡中的雲天,心想你這孩子不去武館也不去晚自習,一天睡到晚,也不知道怎麼就這麼能睡,隨即我又嘆了一口氣,輕聲喃喃道:“以前一直是你請我吃喝玩樂,現在總算輪到我了。”

我嘴角上揚,努力使得自己可以露出笑臉,再苦再累也要讓自己笑一笑!我保持着並不好看的笑容,輕輕地打開宿舍的門向外走去,在關門的那一剎那,透過那即將關緊房門所產生的那一抹縫隙,我好似看到了雲天的眼睛眨了一下。

砰!

房門緊閉發出了一道輕微的聲響,我從口袋摸出了一根菸,就這麼叼着煙,大搖大擺地出宿舍,離開學校,向着星辰網吧緩步走去。

今天的夜空與以往大不相同,曾經那看不到幾顆星星的天空,如今卻是繁星點點,我仰頭伸開雙臂,看着那滿是繁星的夜空,心中的那些種種不快情緒通通一掃而空,不由得豪情壯志油然而生,先是振臂一呼,那一聲大吼傳遍四周逐漸消散之際,我仰天長笑起來。

年輕沒有失敗,創造精彩未來!

來到星辰網吧以後正好九點半,姍姍見到我以後,嘻嘻一笑,道:“小弟弟酒醒了?”

“睡一天了,剛醒。”我接着她的話說道:“昨天幸苦了,幫我頂個班。”

“沒事,互相幫助而已。”姍姍甜甜地笑了笑,隨後突然間似想起了什麼,伸手一指我後面,說道:“那個,老闆要找你,不知道什麼事情。”

“哦?”我心中暗道老闆不會因爲昨天我沒上班的事情特意來找我談話吧?順着姍姍手指的方向望去,就看到老闆正在不遠處的一臺機子上網,在我看向他的同時,正巧他也擡起頭向着我這邊看來。

“喲!趙翔你來了,跟我過來。”老闆站起身子,胳膊下夾着一個黑色的皮包,向着網吧最裏面的小屋子走去。

“哦,好的。”我答應了一聲,跟在後面走進了小屋子,關上門以後,我問道:“老闆,你找我什麼事?”

“坐吧,坐下再說。”老闆伸手示意,在我坐定以後,老闆從皮包裏面拿出了一小疊錢,說道:“聽說你這些日子一直都不好過,比較缺錢用,這裏有五百先給你,就當是先預付你一點工資,等着下個月的時候再把剩下的給你。”

我倒是沒有客氣,接過錢以後,笑着點頭道:“謝謝老闆。”

“謝什麼,這都是你應得的,只是提前先給你而已,而且你這些日子以來做的事情我都看在眼裏,用心、認真、踏實,小小年紀能做成這樣很不錯。”老闆遞給了我一根菸,而後自己也叼上了一根,這才繼續道:“而且這些日子以來一中來這家網吧上的學生明顯比以前多了很多,以前的學生基本上都是去別的地方的,想來這裏面你肯定下了不少功夫。”

“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我撓了撓頭,笑道:“就是這段日子事情太多,等過些日子,這裏的生意肯定會更好的。” “哦?”老闆擡頭驚詫地看了我一眼,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話鋒一轉地說道:“你對你的這個工作有沒有什麼看法?”

我思考了一下,說道:“看法倒是沒什麼,就是想提一點意見,就是晚上這班整個網吧就我一個人,又要負責收銀,又要負責當網管,一個人有點忙不過來。”

老闆微笑點了點頭,道:“你說的這個我也清楚,而且你是個學生,像這樣幹下去也不是長久之計,除非你輟學不念了,我這裏有個想法,就是把你的職務換一換,我準備再招個網管和收銀,等招來了以後頂你的班。”

“換一換?一個網吧也就這麼點職務,我一個人都身兼兩職了,還能換什麼職務?”我疑惑道。

“物盡其用,人盡其才,雖然現在的這個工作你乾的很好,但是我覺得這樣還不能把你的潛力發揮到最大。”老闆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道:“看你在你們學校混的不錯,認識的人應該也不少吧?這樣,你就專門負責幫我這裏招攬生意,到時候你叫來的人在這裏的上網或者別的充值會員之類的,把這個提成都算到你的身上。”

我點了點頭,只是沒有開口,心中思量着老闆話語中的意思。

老闆輕聲一笑,道:“這樣既能最大程度的發揮你的作用,你又不用每晚熬夜這麼辛苦,這樣你的工資就按照你的提成來發,這樣每個月能賺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到底怎麼樣選擇就看你自己的了。”

難道我晚上上班就不能幫你招攬人上網了嗎?說的這麼好聽,其實還是不想讓我在這裏繼續做下去,唉,虧我這麼努力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