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兩隻劍的保護下,萊恩、莉亞迪絲還有哈德羅特!總算沒有落到被疾風狼吃掉的厄運,而那把從哈德羅特體內出現的那把劍,在屠殺所有疾風狼之後、並沒有迴歸到哈德羅特的體內,而是沖天飛起!朝南方的一個不知名地方衝去……

而克拉德美索自然不可能爲了那一把詭異的劍而離開萊恩衆人!如果在自己離開這段時間,又有其他魔獸過來!那就得不償失了、深淵魔域本就是魔獸和領主的地盤!這裏出現各種魔獸實在是太正常了……

……

而沖天而起的那把劍,先是漫無目地四處橫飛、但是隨後好像是發現了什麼一般!徑直的朝東方飛去……而那個方向,則是整個深淵魔域最爲神祕也是最爲恐怖的地方!即便是領主級的魔獸也都願意前往那裏,只因那裏存在着一個非常恐怖的人……足以令領主級魔獸都望而生畏的存在!

……

“克拉德……美索?”萊恩在看見漂浮在自己身後的闡釋者驚魂未定的詢問道。

“正是本大爺” 克拉德美索痞子氣的迴應道,

“我說!你小子,是不是龍神派下來懲罰我的啊?實力不咋地,還老要顛覆命運!沒事吸吸死靈之氣多好,偏要攻打什麼神殿!這回也是,沒事竟然挑戰那個什麼教皇、最後竟然弄得別人把初開劍都拿出來了!初開劍什麼東西?神器啊,那可是神器、他孃的現在導致老子又回深淵魔域來了,說!你要怎麼補償我”沒等萊恩換過神來,克拉德美索!一輪轟炸令萊恩駭然的呆立在原地。

“額!那個……爲什麼你會知道我們攻打神殿的事,我記得那時你好像!沒有出來過,還……還有、那什麼初開劍又是什麼東西額”萊恩吞了一口口水,一邊撓着頭髮、一邊汗顏的問道。

沒想到自己的那點事都讓人發現了…… ……

克拉德美索的話裏雖然都是在譴責萊恩的,但是卻有一句話卻令萊恩不得不重視起來!

“深淵……魔域?” 堇色華年 ,小聲的自言自語道、不過那疑惑的神情似乎除了疑惑!更多的還是不相信吧。

不過萊恩很快就證實了克拉德美索所說的話的確是真的,深淵魔域……萊恩以前也曾經來過,而那獨特的灰色天空則正是深淵魔域最有力的標識,因爲那是人間所不可能擁有和存在的!不過自己爲什麼會來到深淵魔域哪,之前明明還在人間纔對……

“是不是很想知道自己爲什麼回來這裏?或許還是更想知道你們昏迷之後的事、嘿嘿,嘿嘿,求我吧,只要你求我、本大爺一定會滿足你那求知和無比好奇的心的” 克拉德美索用非常賤的口氣朝萊恩說道。

“那個……哈德羅特怎麼樣了?”對於克拉德美索那非常賤的語氣,萊恩直接無視了、而是換了一個問題詢問了一下哈德羅特情況。

“求我、你求我啊!”面對萊恩提出來的新問題,克拉德美索繼續自己無聊的誘惑。

“好吧,等他甦醒後!我自己會問的……”萊恩找了一個沒有極風狼屍體的地方重新做了下來,淡淡的說道。

求人?這是萊恩從小最不願意乾的事,萊恩可以爲了一件小事、多做三倍甚至更多的無用功,也絕不向別人祈求!(當然MM除外)何況現在還是一條這麼賤的龍……

說龍其實也不對,克拉德美索現在只是一把劍而已、不過它還真是夠盡責,竟然能真的將劍(賤)的精神發揚光大……


就這樣,萊恩在克拉德美索的誘犯和犯賤的誘惑中慢慢進入了冥想!深淵魔域,有着太多的危險!儘早的回覆實力才能在這裏保全、上次是歐西里將萊恩送到深淵魔域的,但是上次自己隨時都能回去,而這次……

先不說深淵魔域裏面那所存在傳說中的九個深淵領主、就連其餘的魔獸能不能擺平還不一定那……咦、等等!我記得克拉德美索好像說過,它……又它孃的回到了深淵魔域!這麼說克拉德美索以前在深淵魔域呆過?

“喂!克拉德美索,你以前是不是在深淵魔域呆過啊?”冥想中的萊恩突然想到了一個關鍵的事,如果克拉德美索真的在深淵魔域帶過!那它一定知道如何離開這裏纔對!畢竟第一次遇見他的時候,它可是在人間。

對於萊恩的突然詢問,克拉德美索理都沒理、反而靜靜的飄向一塊不算太大的石塊前,隨後整個劍身平躺,就如同一個人舒服的躺在枕頭上一般!(很明顯就是一幅等萊恩過來俯首稱臣的姿態)

萊恩……

“啊!今天天氣真不錯,是不是啊克拉德美索?”萊恩打了一個哈哈裝傻的道!

“是啊,下着小雨、聽着某人說胡話!今天還真是不錯” 克拉德美索的聲音悠悠的從黑劍闡釋者中傳來。


萊恩……

“呃……克拉德美索,那個你看!咱們也相處不少時間了吧,那個……怎麼說也算個朋友了吧,那個……我”萊恩結結巴巴一邊說道以邊尷尬笑着朝克拉德美索走去。

“說人話” 克拉德美索看着一臉不懷好意一邊朝自己靠近的萊恩鄙視的說道。

“咳咳!那個人話就是……咱們怎麼樣才能從這裏出去額”萊恩尷尬的問道。

“求我!你求我啊,不過……就算你求我,我也不知道”開始克拉德美索還是那比較賤的語氣,不過往後就變得沒脾氣了……

“什麼……什麼意思?”克拉德美索的話令萊恩有了一個不好的預感。

傾心之戀:總裁的妻子 那個……其餘對於這個深淵魔域,我也不是特別瞭解!我當初也只是隨艾德琳娜一同來過一次而已,不過要說道瞭解的人的話!或許還真的有一位那” 克拉德美索語氣不足的說道。

“艾德琳娜?她也來過深淵嗎!是什麼時候”萊恩在聽到那個女人竟然也來過這種鬼地方,不覺得來了一些興趣。

“這個倒有些年頭了,唔!這些陳年破事、也快忘得乾淨了!不過還是等那小子醒了以後一起說吧,因爲從現在看來、或許和他也有了一些聯繫” 克拉德美索看了一眼依舊昏迷的哈德羅特隨後朝萊恩說道。

“好吧!那就勞煩你在看一下‘場子’好了,我還要在冥想一段時間、至少先要恢復一些能逃跑的實力才行” 萊恩開玩笑似的朝克拉德美索說道。

不過克拉德美索卻異常認真的同意了,或許在克拉德美索的心裏也是這樣想的!在這個充滿未知危險和各種不瞭解的魔獸地方,實力纔是最重要的。


回答完萊恩的話後,克拉德美索騰空而起!朝高空衝去,伴隨着一陣黑色螺旋氣場!克拉德美索成功的飛到了數百米高的空中、這樣,下方的一切都無法逃脫克拉德美索的視線!而萊恩也可以放心的進入冥想狀態。

不過,莉亞迪絲的事情……該如何像哈德羅特講述纔好!辛辛苦苦維持下來的莉亞迪絲的生命卻只能存在幾天!以哈德羅特的性格、絕對是無法接受的!

“哎!總之先冥想好了”萊恩無奈的搖了搖頭,盤腿端坐在哈德羅特身旁!隨後閉上眼睛,一團黑色的氣團慢慢從萊恩的身體裏漂浮而出,隨後沿着萊恩的全身開始遊走!而外圍的空中竟然也慢慢出現了一股一股的黑色氣團,如同被吸引一般!最後全都慢慢的朝萊恩的身體飄去。

……

萊恩的冥想時間一直持續了很久,幾個小時應該也有了纔對!

最先甦醒的是莉亞迪絲,萊恩冥想所吸引來的暗元素不少也被莉亞迪絲“吸收”。當然這裏說的吸收不是進入體內,而是像一種依附一般!暗元素依附於莉亞迪絲的身體表面,隨着聚集的越來越多的暗元素,最後竟然與莉亞迪絲體內的死靈之氣產生了一點共鳴,從而加快了死靈之氣的運作!所以莉亞迪絲是最先甦醒過來的…… 雨水順着莉亞迪絲的臉頰輕輕滑落,莉亞迪絲迷茫的看着周圍這個陌生的環境!不過很快她就釋然了,因爲她看見了兩個熟人。

莉亞迪絲嘗試着想要站起來,不過左腳踝和左臂卻傳來了一陣疼痛、似乎是受了某種傷吧!(懶不是罪:PS高空摔下的撞擊,雖然有哈德羅特做肉盾但是如果一點傷都沒受是不是有點太扯了?)

莉亞迪絲深吸了一口涼氣忍着左腳傳來的陣痛,一瘸一拐的朝萊恩和哈德羅特所在的地方走去!而此時哈德羅特的身體已經恢復完整,準確說在萊恩冥想三個時辰之後就恢復完整了!亡靈的體魄可是很強的……

莉亞迪絲小心的坐在萊恩和哈德羅特兩人中間,輕輕撫摸着哈德羅特那有些緊蹙的臉龐!露出了一絲微笑,只要有他在身旁!莉亞迪絲覺得什麼都已經無所謂了。

……

莉亞迪絲輕輕彎下腰,將自己的臉貼在了哈德羅特那健碩無比的胸膛上、最後漫漫上移然後輕輕的在哈德羅特的臉頰上“啄”了一口、隨後露出了一副非常開心又有些享受的表情,這曾是莉亞迪絲以前一直最想要做的事、雖然平常拉拉手什麼的,也會有!但是像這次這麼大膽的一次,莉亞迪絲還是頭一次!

……

雖然哈德羅特的胸膛沒有想象中的溫暖,(開玩笑!死人有體溫嗎?)但是哈德羅特身上傳來的特殊氣味和自己內心的作怪,還是令莉亞迪絲的臉立刻紅了起來!就如同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被家長髮現了一般,非常可愛……

而此時的萊恩也正一臉羨慕嫉妒恨的表情從側面盯着莉亞迪絲!從莉亞迪絲甦醒後,並朝自己這邊走來的時候、萊恩就已經醒了!只不過在發現不是敵人而是莉亞迪絲的時候,萊恩沒有動而已。

不過這小丫頭也……太大膽了,光天化日、竟然當着我的面竟然……

而就在萊恩對哈德羅特強烈鄙視的時候,也不知道是愛情的魔力使哈德羅特感受到了莉亞迪絲的呼喚,還是昏迷中的哈德羅特感受到了萊恩對自己強烈佈滿和鄙視!總之從哈德羅特口中傳來了一聲微小的悶哼!而哈德羅特眼角也開始顫動起來,似乎馬上就要醒了過來一般。

而莉亞迪絲自然也發現了哈德羅特的不對勁,驚慌失措的莉亞迪絲立刻條件反射的從哈德羅特的胸脯前彈起並坐在了旁邊的地上……不過就是這一坐,到是令處於身旁的萊恩暴露在莉亞迪絲的面前。

看着那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着自己和哈德羅特萊恩,莉亞迪絲的臉立刻變得更紅起來……

“額!那個,我……我什麼都沒看見!冥想,對……我剛纔在冥想”萊恩張口結舌解釋道。

不過萊恩的解釋無疑產生了最不想達到的效果,莉亞迪斯低下那紅的如蘋果一般的臉,隨後倉皇的轉過身子。

“遭了,剛纔肯定被萊恩大哥看到了……怎麼辦!怎麼辦、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莉亞迪絲內心想到。

“呃!咳咳”就在萊恩和莉亞迪絲都萬分尷尬的時候,一陣咳嗽的聲音從旁邊傳來!不用想也知道是哈德羅特。

“呦!冰……冰塊臉,你醒了額”萊恩結巴的說道。

“嗯!”哈德羅特握了握拳活動了一下手臂,朝萊恩點了點頭。

“哈……德”莉亞迪絲輕輕呼喚了一聲哈德羅特,不過卻被哈德羅特緊緊的抱在了懷中,突入起來的動作令莉亞迪絲髮出了一聲驚呼。

“太好了,我以爲……我再也見過不到你了那!”哈德羅特的聲音有些劈叉!可以感覺到哈德羅特此時有多麼激動。

而莉亞迪絲雖然對哈德羅特突如起來的動作嚇了一跳,但是在看到旁邊萊恩的時候、立刻將頭往哈德羅特的胸懷藏去……就好像,原本兩個偷情的男女、突然發現旁邊竟然還有一個人一般!

“咳咳!”雖然萊恩對於哈德羅特能夠與莉亞迪絲在一起感到高興,但是還是打斷了他們的二人世界,除了現在位於深淵魔域之外,莉亞迪絲的問題還是應該跟他們坦白一下較好……

在聽到萊恩乾咳的那兩聲之後,哈德羅特也發現自己有多麼失禮!雙手鬆開了懷中的莉亞迪絲,隨後打開了儲物戒指!一個與之前身上一樣的紅色重鎧被哈德羅特拿了出來、隨後重新穿在身上,而莉亞迪絲也同樣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除了萊恩和哈德羅特所在的位置,其餘地方都沒有)也換了一套新的衣服,返回的莉亞迪絲令萊恩看的一愣一愣的。

“你們教廷的人,真是講究啊!是不是在快要死的時候、也要換一套乾淨的衣服?”萊恩鄙視的朝他們兩人說道。

對於萊恩的鄙視, 獸靈大時代

“首先,一個乾淨利索的穿着,會有一個比較好的心情!這樣對於戰鬥來說也會有很好的幫助!其二,我根莉亞迪絲已經不是……教廷的人了”哈德羅特在說道莉亞迪絲的時候不自覺的停頓了一下。

“是嗎?不過在我看來,不過就是自戀罷了!”不知爲何,萊恩此時非常想拆這兩個人的臺……

在聽到哈德羅特的話後,莉亞迪絲覺得有些失落!不過哈德說的沒錯,在自己鬆開父親手的一剎那,教廷的莉亞迪絲就已經死了纔對……對不起!父親。

“你還有我!”看着低着頭有些失落的莉亞迪絲!哈德羅特只是輕輕的從後面抱住了莉亞迪絲說了這麼輕輕的一句。

但是也就是這麼的一句,令莉亞迪絲無法再掩飾自己的內心……

看見這對“狗男女”又製造出如此不爽的氛圍,萊恩又幹咳了兩聲!總之壞人由我做就行了吧,萊恩無奈的想到。

幾分鐘後!克拉德美索被萊恩召回,一人兩亡靈在加一個賤龍!在深淵魔域第一次討論了一下接下來的佈劃,和情況。

其中包括哈德羅特身體竄出的那把金劍,深淵魔域的勢力分佈、(克拉德美索提供)還有萊恩最不想說的、也就是關於莉亞迪絲身體的狀況!總之這次討論,很不愉快、看着那近乎要毀滅全世界比斯隆還邪惡的哈德羅特、萊恩已經無法吐槽了……


不過還好,最後克拉德美索道出了一個最驚人的情報!而這也是令哈德羅特平復心情的一記藥劑!


“遠離塵世的理想鄉(誓約勝利之劍的劍鞘)在深淵魔域?你開什麼玩笑!據我所知,誓約勝利之劍的劍鞘應該在教廷封印神體纔對”哈德羅特的心雖然激動但是還是否決了克拉德美索的話。

“小子,那你可有親眼看見過劍鞘嗎?”克拉德美索對於別人竟然否決自己的話顯然很生氣、

“沒……沒有”哈德羅特沉默了一會後還是說了出來。

“雖然哈德羅特沒見過,那你又是怎麼知道遠離塵世的理想鄉在深淵魔域的?”萊恩疑惑的問道。

“那是因爲!我曾經親眼見到過那個傳說的劍鞘而且……就是在這個深淵魔域裏” 克拉德美索的話如同**一般在萊恩三人中炸開了,即便什麼都不知道的莉亞迪絲也驚駭了!如果照這把劍所說的話,那一直存在於教廷的遠離塵世的理想鄉不就是……假的嗎。 “沒錯,教廷對外宣稱的遠離塵世的理想鄉就是假的” 克拉德美索似乎能聽見莉亞迪絲的心聲一般,從而說道。

“這……有些不太對吧,克拉德美索!如果照你所說的那樣,那斯隆的身體應該不可能還被封印在教廷纔對”萊恩不是不相信克拉德美索的話,萊恩只是說出了自己的疑惑罷了。

“呵!你們真的是太小看教廷了,我如果跟你們說遠離塵世的理想鄉從第三代教皇上任的時候就已經丟失了你們信嗎?當然!我所說你們小看教廷自然是指另一件事” 克拉德美索似乎很享受令這些“小傢伙”們驚訝的表情從而一次又一次的說出爆炸性的事件。

“克拉德美索!能……仔細的將事情的原委說一下嗎?拜託,這件事對於哈德羅特還有莉亞迪絲都至關重要”萊恩語氣中帶有一些懇求、萊恩的突然轉變倒是讓克拉德美索有些不適應。

“這個嗎、好吧!看在你很有誠意的份上,本龍今天就將那些陳年破事都告訴你們好了!”克拉德美索的聲音悠哉的從闡釋者中傳來。

“唔!事情發生的時間大約是幾萬年前,至於在準確一點的時間我到是不記得了!當時艾德琳娜在那場大戰中被遺留下來,而我也是在那段時間剛剛“跟隨”(被馴服)艾德琳娜的!因爲她說想要好好看看整個人間,所以我便陪着她四處遊歷!南到獸人領域北到極北冰原,西面的精靈族甚至是東方的無底深淵!我們都曾去過……那段時光至今想起都覺心情澎湃那” 克拉德美索似乎陷入了美好回憶般的說道。

衆人……

“唔!也就是在那個時期吧,我們遇見了騎士王、也就是當時教廷的第二代教皇 阿爾託利亞”在談道這個名字的時候,萊恩很明顯的感覺到哈德羅特有些異樣!

“當時的她正在參加她人生中最後的一場戰爭,我和艾德琳娜親眼見到她被自己一方的一名騎士殺死,號稱騎士王的她竟然死在自己最信賴的手下手裏、憤怒,不甘但是更多的是不敢相信吧”

“最後那個騎士奪走了她的誓約勝利之劍和遠離塵世的理想鄉!放任亞瑟王在那裏自生自滅、當然那個人最後也沒有好下場,被隨後趕來的一名強大騎士殺死並順利的將誓約勝利之劍和遠離塵世的理想鄉成功收回!而亞瑟王的一生也是在那個時刻畫上了終點”

“不可能……你撒謊,你剛纔還說教廷的遠離塵世的理想鄉是假的!這算什麼?戲弄我們嗎?”哈德羅特異常憤怒的站了起來,隨後狠狠的朝闡釋者踹了幾腳。

“喂!臭小子,給我停下、誰……誰告訴你這個故事就這麼結束了,我靠!我的素體竟然彎了,你個天殺的” 克拉德美索咆哮的朝哈德羅特喊道,當然哈德羅特雖然強大,但是還不足將闡釋者踩彎的程度……

在聽到克拉德美索的話後,萊恩急忙拉住了有些暴走的哈德羅特!雖然克拉德美索吊人胃口的說話方式,還有那種話只說一半的毛病的確讓人惱怒、但是如果真踢壞了就不好了……

在萊恩的勸說下,哈德羅特最紅重新的坐在了地上繼續聽克拉德美索往下說。

“阿爾託利亞的一生雖然就那麼結束了,但是她並沒有死……艾德琳娜利用強大的亡靈之力將阿爾託利亞變成了……死靈騎士”

“你說什麼!!”萊恩和哈德羅特同時站了起來,驚駭的朝克拉德美索聞道。

“死靈騎士!耳聾嗎?”克拉德美索鄙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