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寒面色凝重的看向我。

“你的劫數將盡,老傢伙們讓我來看看你,來看看,你守護了一生的虛妄之地。”

我擡頭看向灰濛濛的天,李慕青用鮮血染紅的烈日,李慕白用眼眸化成的星河,六塊靈陣凝結而成的避世法陣。


“再無人可以侵擾這裏,妖族不犯天界,人族不下虛妄,我要永世的寧靜。”

紀寒上前攙扶着我。

wωω◆ttκΛ n◆c ○

“異族不除,獸心不死,人妖二界何來太平?”

我低頭沉默不語,紀寒用他的仙靈之力,維持着我微弱的呼吸。

“我只要虛妄之地,至於其他,與我無關。”

“與你無關?”

紀寒失望的搖了搖頭,“人界,還有百萬混妖,三十三層天中,也不乏得道妖獸,三界六道本是同宗同源,你想把虛妄之地永久的摘除出去,又怎麼可能呢?”

紀寒嘴角抹過一絲邪魅的笑意,強大的仙靈之力從我身上穿過,我能清楚感受到,死亡的氣息。

“你們,還是想染指這裏?”

紀寒面無表情的轉過身去,“六道輪迴,本該統一,虛妄之地的生靈,爲何不能以妖化聖,超脫三界,你的迂腐,限制了妖族的光輝。”

驚雷陣陣,火星四起,沉寂了百年的虛妄之地,還是變成了煉獄。

我重重的倒在地上,無力掙扎,屬於我的故事,那一刻,徹底完結了。

“他死了嗎?”


一個佝僂的身影從黑暗中走出。

“我熬了一百年,終於解脫了!”

紀寒笑着遞上妖王的權杖,古老的鐘聲響起,混沌之光四射,六道虛妄之門徹底打開。

“你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杜警官!”

(話外音:一切都結束了?是的,我想林軒的一生已經結束了,可他澎湃的過往,那個雄偉的故事,才僅僅只是開篇而已,再往後發生的一切,便由我,接着給大家講述吧。)

高智能的天眼系統正在迅速運轉,畫面不停卡頓,鄭宇坐在指揮室中,兩道粗黑的眉毛扭在一起,老趙站在一旁,面色凝重。

“他們究竟遇到了什麼?是否與不廷胡餘有關?”

外勤部的學員進進出出,他們的任務,是要找到失蹤人員,並且營救出學院新一代的S級學員。

“你們學生會是怎麼搞的,一個龍靈弄出這麼大動靜。”

葉恆站在一旁,一言不發,只默默的低着頭,他看上去像是一個犯了錯誤的孩子,

“聯繫到時遷了嗎?”

鄭宇突然轉頭,對一旁的遊蝶問到。

“還沒有,不過我已經通知TB組織,撤銷了對時遷的追捕。”

“現在是關鍵時刻,高鬆冢那邊,可不能掉鏈子。”

鄭宇壓低音量,目不轉睛的盯着顯示屏。

“找到了。”

老趙興奮的指着灰色的屏幕,“那兩個紅點,是之前少爺交給他們位置追蹤器。”

鄭宇起身,長舒了一口氣。

“找到他們,一個小時後,我要在南長山島,見到他們。”

“南長山島?”葉恆驚訝的擡起了頭,“副院長要親自去執行任務嗎?”

“不然呢,靠你們嗎?”


鄭宇充滿鄙夷的看了一眼葉恆,然後迅速向外走去,遊蝶緊隨其後,身爲校長欽點的貼身護衛,她一刻也不能離開鄭宇。

“趙伯,現在我該做什麼?”

葉恆小心翼翼的向老趙詢問。

“你現在什麼都做不了,龍靈丟失你是首責,校長很憤怒,要是高鬆冢再出了問題,你就等着被開除學籍吧。”

“高鬆冢!”葉恆彷彿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對對對,高鬆冢不能再出問題了。”

說着葉恆迅速離開,與高鬆冢密不可分的人,可是他的未婚妻啊!

大浪滔天,低沉的黑雲再次攏聚,不平靜的海面下,似乎在翻涌着什麼。

遊蘭的眼角閃爍着暗紫色的光,錢寧一點點逼近,恐怖的威壓,從四面襲來,一股莫名的力量開始在林軒體內遊走。

“藥水應該有效果了。”

錢寧回頭看了看零,他佈滿龍鱗的手臂,撐破了衣袖,有一半的臉上都出現了妖化。

“海里有東西。”

林軒眉心緊鎖,他體內的妖力澎湃到了極點,若非有奇木靈陣的壓制,恐怕他此刻已經完全覺醒暴走。

“吼!”

巨大的海浪掀起,沒有絲毫防備,林軒御氣凝結屏障,兩個淡藍色的小球,在滔天的浪水中,被無情的打翻出去。

天空中又開始飄下淅淅瀝瀝的小雨,不遠處的遊蘭,被海浪包裹,她暗紫色的瞳孔逐漸熄滅。

“救我!”

錢寧轉身的一刻,微弱的聲音在他身後呼喊。

“砰!”

一道金黃色的光,劃破佈滿黑雲的長空。

“是蒼龍!”零的嘴角掛起一絲微笑。

不遠處的海面上,一個滿頭金髮的怪物,手持利斧,巨大的海浪被他劈開,一隻噁心的觸手,從海里鑽出,直直插向遊蘭。

颶風呼嘯而過,所有的一切都被吹散,林軒站在懸浮板上,他身後的黑色羽翼,微微閃動,佈滿龍鱗的手臂,與零一般,撐破衣袖。

剛纔他們注射入遊蘭體內的藥水似乎發揮了藥效,平息了自己體內獸血的遊蘭從半空中降落,錢寧披着金黃色的長髮,將遊蘭攬入懷中。

“兇獸!”

遊蘭有氣無力的提醒着錢寧。

“砰!”

又一隻巨大的觸手,從錢寧的右邊掃來,只見利斧揮舞,那巨大的觸手,直接在空中爆開,噁心的黏液落入海面。錢寧抱起遊蘭,彷彿上古戰神降世,零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而林軒卻繼續眉心緊鎖的盯着海面。

“先帶她走!”

錢寧將遊蘭交到零的手中,巨大的身影顯現,林軒瞠目結舌,他從未見過如此龐大的兇獸,比之方前的章魚怪,這一頭,似乎更加恐怖。

錢寧緩緩轉身,利斧在他手中,散發着金黃色的光芒。

“五年前的舊賬,該算一算了。”

利刃與鐵爪相互碰撞,火星四濺,海平面上不時翻起巨浪。錢寧的戰鬥力讓人爲之震撼,不假借功法外物,憑藉自身的怪力,居然能與如此龐大的兇獸正面抗衡,不得不說,這是林軒所見過的,最強大的混妖。

“我們要幫忙嗎?”

林軒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零。

“我們,能做什麼?”

零抱着遊蘭,半蹲在懸浮板上,他的言語中透出一絲無奈。

轟鳴的汽笛聲終於響起,遊艇、戰鬥機,恢弘的場面,卻始終不敵,那一人一獸爭鬥的場景。

“我們是古森學院外勤部,特來執行救援計劃,請學員錢寧、林軒、零以及獸人遊蘭,迅速撤離這片海域。”

“我們是古森學院外勤部,特來執行救援計劃,請學員錢寧、林軒、零以及獸人遊蘭,迅速撤離這片海域。”

遊艇的喇叭中,不停播報着讓錢寧等人撤離的消息。

“你帶着遊蘭先走。”

林軒掌心御氣,他內心渴望戰鬥,他想讓自己變強,變得比錢寧還要強。

“御氣,凝結!”

伴隨着林軒一聲怒吼,一股恐怖的力量從林軒佈滿龍鱗的手心迅速擴展開來。方圓一里的海平面,全部被凍結,包括那龐大而恐怖的兇獸。

林軒揮舞着自己黑色的羽翼,無數個小型颶風,在他四周集結。

“這就是S級的學員嗎?”

“他使的是什麼功法,怎麼會如此詭異?”


救援隊伍中外勤部的學員們開始小聲的議論。

“無知!”

半空中,正在與兇獸搏鬥的錢寧,突然回頭,有些氣憤的瞪了林軒一眼。

“砰!”

無數颶風颳過,被凍結住的兇獸瞬間支離破碎,可奇怪的是,海平面上並沒有兇獸的殘骸,也沒有任何血跡散落。

“御氣訣,不是這樣用的。”

錢寧驅使着懸浮板,快速向林軒靠攏。

“跟我走!”

“可它還活着。”

林軒有些疑惑看着錢寧。

“海面是它的主場,我們得去岸上。”

林軒恍然大悟般點了點頭,與兇獸戰鬥,錢寧的經驗要遠比林軒豐富,若非五年前的那個失誤,錢寧也不至於流落到去做一名飛行駕駛員。

“學長!”

前來救援的外勤學員,對錢寧充滿敬意,即便有些學員並不認識他,但誰會不尊重一個可以與如此龐大的兇獸正面交鋒的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