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紫軒聽了這句話,一下子愣住了,腦海裏只有這一句話:愛一個人,有錯嗎?

易輕揚和凌雲聽了這一句話,都是一愣,不過,也是瞬間想通了什麼,心裏也是一陣感激,神色有些複雜地看了看蕭揚,見到的只是蕭揚的微笑……

看到公孫紫軒還在發呆,蕭揚說道:“好了,大小姐,問題的答案我已經給了。至於這件事怎麼解決,我想我這個局外人也不好插手,所以,我就先走了。風鈴還約了我一起吃午飯呢!”

公孫紫軒聞言,看了看蕭揚,再看看其餘兩個人,點了點頭:“好吧,你先走吧。”


蕭揚微笑着點點頭,然後向兩個男人點頭示意了一下,離開了這個是非空間。蕭揚相信公孫紫軒是一個聰明人,她能找到圓滿的解決方法的!

愛一個人,有錯嗎?

凌雲愛公孫紫軒,有錯嗎?

易輕揚愛自己的女朋友,有錯嗎?

公孫紫軒喜歡易輕揚,有錯嗎?

這個世界,永遠有着你愛的人他不愛你,愛你的人你不愛他的事情。你愛被人沒有錯,被人愛你也沒有錯,爲什麼要冷麪面對着愛你的人呢?

愛,沒有對與錯,只有愛與不愛!

同時,只愛一個人,有錯嗎?

專一地愛一個人,有錯嗎?

沒想到自己還能遇到這種事情,蕭揚心裏也是覺得一陣奇怪,看來老天也是覺得自己的生活無聊了一點呀。

回了寢室,寢室幾個都在進行着整裝,看起來都是要陪女朋友出去吃飯了。正巧蕭揚回來了,馬俊對蕭揚說道:“對了,蕭揚,我們想了個活動,看看你去不去?”

蕭揚笑道:“什麼活動?”

馬俊笑道:“就是出去搞一次野炊,反正大家都有女朋友,當作出去踏青郊遊吧。”

蕭揚聽了,笑了笑:“這個,我問一問風鈴吧,應該沒有問題!就我們幾個?要不要多找些人?”

胡自強:“老幺,我們就是一個提議,你要覺得可以多找幾個人,那也可以,不過人太多了到也是不好吧。我們準備包一輛車過去,既然這樣,要不多找點人,直接找一輛中巴過去?”

劉星星:“包車過去也太貴了,還是坐公交車噻。”

蕭揚想了想,說道:“如果真的要去,我們其實可以直接用校車過去的,畢竟校車在學校裏本來就是供學生乘坐的,租借一輛學校裏的車總比在外面的價錢要好得多。不過,我們真的用得着去那麼多人麼?一輛校車可以載五十多個人呀?”

劉星星:“這個到是個好辦法。不過,咱們是進行情侶野炊也,哪裏找那麼多人去?”

馬俊:“這個到也是個問題,人多了其實也不好管理的。組織者總是比較麻煩。就我們幾個去,也方便,而且大家就一起吃飯,一桌就解決了。如果人多了,實際上還是各顧各的,也沒什麼意思!”

蕭揚聽了,也是覺得這個道理很正確,畢竟只是寢室聚會,再加上自己的女朋友,這個人一共八個就好。

蕭揚問道:“那你們想好到哪裏去沒有?”

馬俊:“這個我也沒想好,聽說在郊區有好多個提供野炊的地方。那裏還可以租借那些餐具等等,我們只需要買菜,買米這些,不過,實際上那裏都有,只是相對來說比在其他地方要貴一些。”

蕭揚聞言,笑了笑:“如果直接在那裏買,到不如直接到餐館去了,什麼都不做,直接吃好了。這樣吧,我先問一下風鈴。如果決定去,咱們再想想到哪裏……”

馬俊:“好,那就這樣。”

“恩。”蕭揚回答道。

馬俊:“我們準備一起去吃飯?老幺去不去?”

蕭揚聞言,有些詫異道:“不是陪女朋友麼?”

馬俊笑道:“哪有,女朋友需要陪,但是也不是天天都陪吧,不是距離產生美麼,天天見也不好。”

蕭揚聽了,笑了笑:“那你們去吧。我答應中午和風鈴一起吃飯呢。”

“哦,那好。我們就先走了。”

“恩。好。” 和葉風鈴吃飯的時候,蕭揚提起了去野炊的事情。


葉風鈴說道:“去野炊?什麼時候去?”

蕭揚想了想,說:“應該是週末吧,反正現在也沒定時間。”

葉風鈴:“可是,我可不怎麼會做飯呀。”

蕭揚笑了:“你不會我會呀,還有別人會呀。”

葉風鈴翹起了嘴,“不行,我一定要先學習學習怎麼做飯,不然,你恐怕都被別的女人的美食給誘惑走了!”

蕭揚一陣笑意,“怎麼會呢,你不會做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要你會做纔是一件值得讓人大吃一驚的事情!”

葉風鈴有些委屈,然後一陣振奮的樣子:“我可不會讓你小看的!我一定要自己給你做飯!讓你嚐嚐我的手藝!”

蕭揚笑了笑,“好啦,等你會做的時候再做給我吃吧。現在,我們野炊的事情你覺得怎麼樣?”

葉風鈴:“當然要去啦。不過,就只有你們寢室的和他們女朋友?”

蕭揚點點頭,“恩,這次算是咱們寢室的聚餐吧,所以,只有我們寢室的和他們的女朋友。”

日子過得很平常,至少對於蕭揚來說,這是值得慶幸的日子,當然,有些人或許會覺得很無聊,卻不知道有時候平淡是一種服氣。人,大概總是在追求自己得不到的東西中才能尋找到快樂吧。當你的人生大半處於忙碌和刺激的生活中的時候,你會覺得平淡的生活是一種福氣,而當你平淡的生活佔主導的時候,你總是在試圖尋找刺激!這,就是人類的慾望?

蕭揚開始教馬俊黑客方面的知識,從一點點的基礎開始……當然,蕭揚不會透露自己的任何信息,甚至不會告訴他自己在網絡中的代號。而實際上來說,蕭揚除了教會馬俊如何在網絡中尋找同類,怎麼遵守網絡中的規則,其他的也並不能教多少。因爲,作爲一個黑客,最主要的是自己鑽研,到那些黑客論壇去交流,提高自己。而不是所謂的名師就你能出高徒,有時候,名師並不代表就是高徒。

更何況蕭揚的技術是關於AI人工智能方面的,在蕭揚看來,馬俊要接觸這樣的知識,至少得當黑客當個幾年纔有可能接觸到這些。有些東西,並不是你認爲自己可以學就可以學到什麼的,而是你的知識積累到了一定程度,你才能夠學以致用,融會貫通。AI屬於信息技術的最前沿技術,並不是說你隨便找兩本AI方面的書籍,似乎看懂了上面的理論知識,你就可以說自己是AI的專家了。現在的社會,大家看的是產品,而不是看你的理論,理論對實踐有指導作用,但是無法運用到實踐的理論,那叫做幻想!

偶爾,蕭揚也會留戀於當老師的感覺,就像某個古人說的一樣:人之患,在好爲人師!當然,蕭揚現在學會了控制自己,控制自己的自信心膨脹,因爲,自信到了一定程度,那叫做自負,而通常,自負的人往往都沒有好下場!

有時候,蕭揚也想體會一下曾經做黑客的激情,說不定侵入一個網站,修改別人的網頁,然後掛上自己的徽章,那是一件值得驕傲和興奮的事情。可是,蕭揚不再擁有那種從衆的心理,他更知道黑客處於黑暗中的道理。如果你不在黑暗中,那麼,你將失去的是自由!你的技術越高,則意味着你的自由越來越低,套在頭上的枷鎖越來越緊!

野炊,只是生活中的一個畫面,在郊外體驗一下自然的美麗,在山水中體會一下自然的溫暖,那是一種享受!

也許,有自己心愛的人在自己的身邊,陪同自己欣賞這一股美麗的景緻,那纔是幸福的事,如果,可以和自己心愛的人看着這樣美麗的景緻一直到老,那也許,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

蕭揚看着葉風鈴在那裏學習怎麼做飯,怎麼炒菜,蕭揚覺得有一些好笑,但心裏更多的是一陣暖流淌過……

爲心愛的人做一頓豐盛的早餐,似乎是所有女人最能夠體現自己對男人的愛的表現。而現在,葉風鈴正在學習。

蕭揚,馬俊,劉星星,胡自強四個則是坐在一張很大的膠布上,四面各做一人,大家玩起了兩副牌的升級。

蕭揚和胡自強一夥,馬俊和劉星星一夥。


蕭揚覺得自己的牌很好,至少來說阻牌是很好。只是,當整局打下來,卻發現對方的副牌特別吃人,自己的阻牌還沒怎麼出動,被人副牌撿的分就已經把他們這邊給打趴下了!

真的有點鬱悶,眼看要贏的牌就這樣輸了。也許,你手中拿着你自己認爲是大牌的牌,但是,最後的結局並不是只看你的大牌,我們也不是一局就能決定勝負,否則,田忌賽馬的故事又是怎麼得來的呢?

幾個人打打鬧鬧,一會兒,午餐好了。

幾個人一對一對的坐一邊,八個人自然是剛剛好。

蕭揚看了看裏面的菜,又看看葉風鈴,問道:“風鈴,這裏面哪道菜是你做的?”

葉風鈴有點得意地笑着,用筷子指了指擺在身前不遠的一盤菜:“這個番茄炒蛋是我做的,你嘗一嘗!”說着,夾了一塊番茄和蛋放在蕭揚的碗裏。

蕭揚一那盤菜,番茄是紅的,對吧?蛋應該是黃的,對吧?而蕭揚眼裏的菜是那種紅不紅,黃不黃,黑不黑的一盤……恩,有點像那種比較黑的海椒醬……

蕭揚拿着筷子將那個菜放進嘴裏,還好,這個味道還沒變,番茄還有番茄味,蛋也有蛋味,問題就是裏面還有燒焦的味道以及鹹,辣,酸,甜的味道,這還真的叫做“五味俱全”!


看着蕭揚一點一點地將菜嚼着,然後吞進肚子裏,葉風鈴有一些忐忑,問道:“味道怎麼樣?”

蕭揚直接微笑:“恩,好極了!五味俱全!”

葉風鈴聞言,有些奇怪,問道:“哪五味俱全?”

蕭揚直接說道:“酸,甜,鹹,辣,還有焦!”

葉風鈴一聽,馬上直接自己弄了一塊來吃,立時臉都綠了,看了看蕭揚:“不好吃就別吃下去了嘛,要是拉肚子怎麼辦!”

蕭揚笑了笑,一隻手摟着葉風鈴,“沒辦法,盛情難卻呀,你第一次炒菜,要是我的都不賞光,那可真的是非常失禮呀!”

葉風鈴聞言,到是感動了一陣,不過,蕭揚又接着說道:“不過,風鈴呀,下次你要再炒成這樣,那我可真的要直接扔掉了,我還真的有點害怕拉肚子!”

蕭揚話一出,立時是腰間被葉風鈴掐了一下。

其餘幾人見他們那樣,到也是覺得有些溫馨的氣氛。

劉星星的女朋友陳橙是葉風鈴的指導老師,見這種情況,勸道:“風鈴,下一次就好了,彆氣餒!來,大家都餓了,還是先填飽肚子再說吧!”

蕭揚也是道:“好了,大家都忙碌了一陣子了,都餓了,先吃飯。”

葉風鈴到也是識得大體的女人,自然也不好跟蕭揚計較,只是瞪了蕭揚一眼,彷彿是說要進行秋後算賬似的……

大家邊吃飯邊聊天,到也是過得異常盡興。

最後大家在草地上坐着,躺着……蕭揚他們仍然是玩着撲克牌,而幾個女人到是有興致到旁邊的小河溝裏去抓什麼螃蟹……

最後,蕭揚連來了兩副爛牌,直接GAME OVER!陪老婆去抓螃蟹去了。

另外三個只能玩玩鬥地主,後來大家都覺得實在是無聊了,便一起抓螃蟹了,反正就是翻翻石頭,看看有沒有螃蟹,有就抓住就是……

蕭揚自然是眼明手快,不一會兒就找到了十幾只螃蟹。而幾個女人呢,活動是她們興起的,搞了半天除了那個胡自強的女朋友吳珊還算個抓螃蟹的能手,其餘三個女人全都是當了好奇寶寶加指揮官。她們所做的事情就是她們的男人給她們在小河裏找螃蟹,然後抓住,將螃蟹送到她們手裏供她們遊玩,而且,還要特別小心地遞給她們,要是讓螃蟹將她們的手給夾住了,那可真的是一大罪過!

玩了玩抓螃蟹,一起到四處了走了一圈,由於這裏本身就是一個供大家遊玩的地方,所以這裏也是建設了許多遊玩項目。本身這裏就是一個遊樂場,有什麼海盜船呀,過山車等等……基本上比較刺激的高空運動都讓他們給爽了一遍……

蕭揚小時候到是沒玩過這些東西,而現在二十歲的人了,終於開始了第一次的嘗試……

最後,大家都是幾乎把自己中午吃的東西給吐了出來,還好,蕭揚沒有,保持了自己天才的形象!

蕭揚和葉風鈴還有其餘幾人坐在返校的車上。蕭揚見葉風鈴臉都有些慘白,笑着說道:“我就說吧,叫你別玩了你還玩,搞得上吐下瀉,以爲能整到我,現在知道什麼叫做自作自受了吧!”

葉風鈴翻了翻白眼,看了看蕭揚,一陣無語!自己再怎麼也算是從小玩到大的吧,但是怎麼自己上吐下瀉,而蕭揚第一次玩,卻一點事都沒有,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人品問題? 今天天氣不錯,風和日麗的,還起了一點點小霧,讓晨練的人們享受到了一絲絲清爽而舒適的氣氛。而蕭揚和葉風鈴自然也不會例外。

早上的晨練已經成了寢室裏集體的活動,不僅僅是蕭揚這個寢室,還有葉風鈴她們寢室,再加上馬俊,胡自強,劉星星他們女朋友的寢室,所以,現在,這個晨練集體已經逐漸開枝散葉,發展得比較龐大了。也許,這就是名人效應吧!

今天上午到是有一節課,大家吃了早飯,各自回寢室拿書。

蕭揚和寢室幾個到了教室,這節課是上《C語言程序設計》,是一箇中年男人教的。蕭揚他們當然不用非常在意,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然後自然是公孫紫軒和公孫紫若坐在了他們前面,也有幾個耍得好的同班同學坐在旁邊,形成了一個小集體。

這時,離上課還有十分鐘左右。

蕭揚他們也是說說笑笑,這時,發現班上的學***正在教室裏轉着,好像是在收取考英語四六級的MONEY。

這時,馬俊蕭揚道:“蕭揚,要不要報考四級呀?”

蕭揚看了看,說道:“報考四六級需要很多錢嗎?”

馬俊笑道:“怎麼會,就是三十多塊吧。聽說四級到是比較容易過。”

蕭揚笑了,看着胡自強說道:“對老三來說可不那麼容易!”

胡自強一臉鬱悶,“我不就英語差了那麼點嘛,有必要這麼挖苦我嗎?”

劉星星也是道:“呵呵,誰叫你《大學英語》都還要補考過關,不挖苦你怎麼能心理平衡呀!”

胡自強捶胸悲嘆:“哎,一失足成千古恨,這是我永遠的痛呀!”

馬俊笑了笑,“好了,就別在這裏感嘆了。學***快過來了,要報的好不把錢交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