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知和問天兩名長老死裏逃生,紛紛鬆了口氣,抱拳恭敬地感謝道:“多謝火龍使出手相救!”

“別感謝我,要謝,就謝那小子吧!”東方白指着林山說。

“林山?”問天長老顯然認出林山,但卻不明白東方白話語的意思。

見東方白守在了兩名長老旁邊,林山此時才上前行禮,道:“弟子林山,見過兩位長老!”

“身在青雲山之外,你不用行此大禮!”問天長老想起自己對林山所知不多,但想到他能在關鍵時刻出現,好歹算是救了自己,便說:“你……很不錯!”

那名荒族見東方白沒回答自己,怒意更盛,恨恨地說:“閣下先說自己和青雲山沒有關係,現在又突然出手,難道是非要管這閒事麼?” “管閒事?我可沒興趣!只是你們說和我有大仇,我很生氣,我一生氣,便不能讓你們如願殺了這兩人!”東方白從腰間取出紙扇,輕搖起來,一副風淡雲輕的樣子,顯然是沒將荒族之人放在眼裏。

“閣下真是胡攪蠻纏,我們何時說過和你有大仇?”荒族一人怒喝道。

“你們剛說和逆靈宗有大仇,不是麼?”東方白反問一句。

極品小道士 ,發出噼啪之聲,大喝道:“豈止是大仇,簡直就是不共戴天!據說數千年前有一人自稱逆靈宗主,將我整個荒族都封印住,將我們長期拘在一片幽暗的空間之中,這還不算大仇麼?”

“啊喲!真是不巧得很,在下也不想趟這渾水,可眼下若是不管的話,你們早晚也要找我麻煩!”東方白做雙手反掌齊腰,顯得十分無奈。

感應到拳頭上傳來的**之感,荒族一人忌憚地看了眼東方白的雙拳,真不知道看似細皮嫩肉的拳頭中怎會有這麼大力道?

“閣下說笑了!若是你現在離開,我們可以保證,絕不會找你麻煩的!”

東方白紙扇一搖,面露譏諷道:“若我也是逆靈宗之人呢?”

“你!竟敢戲耍我們!”獅頭荒族暴起,喝道:“老三,你拖住拿兩名青雲山之人,我們先拿下此人!”

見到族人出手,除了那“老三”之外,另外兩名荒族毫不猶豫出手,瞬間便形成合圍之勢,攻向東方白。

東方白毫無懼意,屈指成爪,接連揮舞,將三名荒族之人攻勢一一化解,大笑道:“這裏束手束腳,不如我們換個地方戰個痛快如何?”

話音未落,東方白腳下一用力,便閃出數丈之外,遠遠向前方山頂奔去。

“既然是逆靈宗的賊人,我們便不能放過,追!”三名荒族身形閃動,迅速追了上去。


場上之後一名荒族之人留下,他看出青雲山兩名長老幾乎沒有再戰之力,便向不懷好意地林山陰笑着……

“你們的宗族昔日竟敢提煉我族人精血,現在我就要嚐嚐你們的鮮血!”那荒古族人突然暴起,直接衝向林山。

問天長老正心中埋怨東方白居然棄他們而去,突然眼看着林山要遭毒手,連忙大叫提醒:“林山,你快躲開!”

只見林山神色不變,絲毫沒有躲避的意思。荒族之人眼看雙手就要抓道林山肩上,正得意時,忽見林山嘴角上揚,露出詭異微笑,頓時大呼“不妙!”他雙手連忙收回,想先躲開再說,可顯然太晚了!

林山表面不動聲色,卻早就蓄勢待發。就在東方白引誘那三人離開時,林山便明白了他的用意,當下便打定主意要以雷霆之勢收取收了這名荒士的精血!

錚錚錚!

手上法訣一引,一道紫芒一閃而出,發出嘹亮劍鳴,直衝雲霄。

“風雷動!”林山手握紫霄,向天一指,瞬間便引動風雷之力,一出手便是最強劍招!

身形溜溜一轉,林山手中寶劍一揮,一道道形如風刃的劍芒夾雜着隆隆雷音,呼嘯而出。荒族之人收手太晚,身在半空難以借力,哪能躲過林山暴起一劍?

只聽嗤嗤之聲響起,那名荒族之人滿臉驚恐之色,瞬間劍芒斬得四分五裂,殘體散落一地。

伸手向腰間一摸,林山取出一隻拇指大小玉瓶,手上法訣一點,瓶口向荒族殘體一吸!

一道道血紅霧氣自殘體中溢出,最終匯入林山手上玉瓶,不過幾個呼吸功夫,林山便斬殺一名荒士,並收取了荒族精血!

將玉瓶一收,林山面露喜色。因爲東方白說過,荒士體內精血不同於荒徒,只需一名荒士便提煉一滴精血,至少可以增強小寶體內血脈之力,用於對抗血魄反噬的!

想到兩名長老還在重傷,林山收斂幾分,走到他們跟前說:“兩位長老無礙吧?”

此時的問知和問天兩名長老神色呆滯,目光死地地盯着前方地面上荒族殘缺,一臉難以置信之色!

“兩位長老沒事吧?”林山重複問了一句!

“額……”問知長老神色一愣,搖頭清醒一番,指着那隕落荒族說:“那名荒士,是你殺的?”

覺得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林山道:“此人小看弟子修爲低下,出手太大意,這才被弟子一擊而中的!”

“出手大意?不!不!你剛纔用的那是什麼劍招?叫什麼名字?”問知長老搖頭否定,接連問了起來。

“弟子曾經和忘憂前輩落入迷燕谷的一處山洞中,從裏面的一道無主劍痕中悟出此招。至於劍招名字,弟子稱它爲‘風雷動’!”林山心念一轉,半真半假地說。

“風雷動……好!好!好!真不愧是劍修天才,這般劍招,已經有了問道長老昔日的影子,不錯,真是不錯!”問天長老喃喃自語,面露喜色地不住稱讚。

“問道長老昔日的影子?”林山心中一動,暗想難道問道長老在築基期時同樣能越階而戰?


正在此時,遠處有人御空而來,靠近之後便發現,來人正是問道長老。

“二師兄,三師兄!”問道落下之後,詫異地看了眼林山,便連忙來到問知和問天長老身側,探查起他們體內傷勢。

雙掌伸出,分別按在兩位長老的背心出,問道長老竟然同時爲兩人行功療傷,他擡頭看着林山問:“你怎麼會在這裏?”

“弟子和火龍使趕往青女峯,恰好路徑此處,見兩位長老受困,便前來助一臂之力。”林山道。

問道已經看到距離林山不遠處的荒士法體,但心中卻以爲是東方白出手的,只問道:“火龍使現在人呢?”

林山心中一驚,這些意識到東方白現在以一敵三,只怕難以敵對,便說:“火龍使引開了那三名荒士,往峯頂方向去了!”

在問道長老的幫助下,問知和問天氣色恢復許多,大約一炷香功夫,問道長老雙手收回,道:“兩位師兄,小弟前去助東方道友一臂之力,你二人便在此等候。”然後又道:“林山,你便在此照料兩位長老,若有異動,便發宗門信號,我會盡快趕來!”

不等林山應答,便聽到東方白大笑之聲遠遠傳來。林山擡眼看去,只見東方白火紅頭髮隨風飄散,正自峯頂飛落下來。那三名荒族發現場上多了名金丹修士,又看到守護族人隕落,面露大驚之色,不再追東方白,紛紛遠遠逃開了。

“哈哈,真是過癮,不愧是荒士修爲,好久沒有鬥得這麼痛快了!”東方白哈哈大笑,自儲物袋摸出一隻酒壺,咕嘟咕嘟地喝了起來。

“問道在此多謝東方道友了!若不是你出手,只怕我兩位師兄都要遭難了!將來若是道友有何需要,問道一定竭盡所能,報答此番恩德!”問道長老雙手一抱,居然向東方白行了個大禮!

看了眼地面上那名隕落荒族精血全無,東方白向林山擠了擠眼,口上淡淡說道:“身爲火龍使,也不能眼看着你們被人欺負,若真是要報答的話,便幫我去斬殺幾隻高階妖獸,然後將材料送到林山的洞府交給猿二即可。”


“高階妖獸?”問道先是一愣,然後恭敬地說:“問道定當親自出手,爲東方道友斬殺兩隻五級妖獸!再多的話,問道只怕也不易做到……”

擺了擺手,東方白說道:“兩隻也差不多了,這種事情讓你們做實在風險不小,也是爲難你們了!”言外之意,東方白暗指青雲山衆長老無把握戰勝五級妖獸。

問天長老聞言氣惱,想要發作卻被眼明手快的問道長老制止,只是冷哼一聲便黑着臉不再說話。

“五級妖獸非同小可,我等實力自是無法和東方道友相比,想要斬殺他們非得聯手才行。問道在此多謝東方道友體諒!”問道神色恭敬地抱拳說道,說話時神色自然,沒有絲毫難爲的樣子。

東方白只是點了點頭,也不再多說。青雲山衆長老也恢復了一些,便由問道長老護送這返回了。

走到那名隕落的荒族法體旁邊,東方白感應着上面殘留的鋒銳劍意,一臉意外之色。

“你小子真夠狠,斬了他這麼多劍!”東方白拿起一截手臂,看着上面平整的痕跡說。

“小白哥你這次可是看走眼了,我只是斬了他一劍而已!”林山眉毛一揚,笑着說道。

“一劍?”東方白四處查看這劍芒形成的破壞力,最後一腳踢開圓滾的荒族頭顱,看到眼中的驚恐之色,疑道:“該不會他沒還手吧?”

點了點頭,林山說:“他還真是沒還手,看來我運氣不錯!”

“你運氣不錯?!你知不知道我在上面被三個圍毆?你搞定了這個也上不來幫忙?”東方白輕啜一口,大聲抱怨道。

“額……”林山無語,心想總不能告訴他自己興奮過頭,把他給忘了吧?心念一轉,林山翻手取出一隻玉瓶,裏面裝滿暗紅液體,正是那隕落荒族的精血。

神獸抓過玉瓶,上下打量着,東方白喜道:“這可是好東西!”

“小白哥還請幫我提煉一下,等回到青雲山,便讓小寶服下這精血,也好抵抗體內血魄之力反噬。”林山說。

“提煉精血?那可是很費神的事!你剛纔不是很厲害麼?一招殺滅荒士,怎麼,現在知道求哥哥了?”東方白顯出痞態,言語中盡是埋怨。

PS:東方白大吼一聲,各位書友都來收藏下至尊妖蓮!^^ 林山聞言略顯尷尬,還好經過這些時間的接觸,他已經知道東方白也就是圖圖嘴上快活,心裏並不會計較,他便也不再多說什麼。

見林山沉默不語,東方白覺得很無趣,擺擺手道:“算了算了!好歹你也管我叫一聲哥,哥就幫你這個忙了!”

微微一笑,林山抱拳道:“那就有勞小白哥了!”

“你小子!差點弄花我的臉不說,還讓我白做苦力,這在以前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東方白極不情願地說。

林山擡眼看着東方白臉上微黑的痕跡,心中依然想要發笑,強忍住之後說道:“還是小白哥厲害,被法訣擊中後就像什麼事都沒有一樣!”

“少給我帶高帽子!走吧,天都快黑了,我們找給地方休息一下,省得被荒族之人盯上。”說話時,東方白伸手一揮,便引出一道紅色雲彩,踏上之後便向南趕路。

林山不敢大意,腳下用力,便同時召出飛劍,快速跟了上去。

青雲山和青女峯之間,以山脈爲多,偶爾有幾處內陸湖泊,風景倒是很不錯的。

¤ttкan¤¢ ○

林山正跟着東方白,卻意外地發現他方向一轉,居然改變路線,似乎是想要朝百靈谷去。

“小白哥,你這是要去百靈谷麼?”林山問了一句。

東方白頭也不回,有些鬱悶地摸了摸微黑的臉蛋兒,道:“彆着急,我辦點兒小事兒,很快就回來!”


看出東方白不想多說,林山也不再問,果不其然,不足一炷香功夫,兩人便來到了百靈谷中。

所謂今時不同往日,林山已經知道百靈谷外圍沒什麼高階妖獸,加上有東方白這位火龍使一起,兩人根本無視下方低階靈獸,呼嘯着掠了過外圍,進入百靈谷腹地。

東方白左顧右盼,神識不斷四處掃蕩,嚇得那些靈獸四處逃竄,有些實力不足的靈獸直接被嚇得趴在地上無法動彈。

“小白哥這是在找什麼?不如說出來,我們一起找?”

東方白頭也不回地擺了擺手,輕聲道:“說了你也不懂,不要問,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林山心中無語,眼看天逐漸暗了下來,也只能跟在東方白身邊。

“咦?終於找到了!”東方白先是面色一喜,然後收斂了幾分,說道:“林山,你在這裏等我。要是你亂跑弄丟了自己,我可不負責!”

看着東方白神神祕祕的樣子,林山也不多說,默默地落在一片空地上等了起來。

不過幾個呼吸功夫,林山便看到東方白幾個起落趕往西面一處微型湖泊,同時右手拿着一隻卵石大小的白蛋。

“小白哥該不會是想煮蛋吃吧?”林山忍不住這麼想,覺得有些無趣,便原地坐下默運煉心訣,開始修煉起來。

說起來煉心訣真是不凡,在青雲山得到這部功法,雖然之後第一層,但林山修煉至今,每每修煉都能感到有所收穫。

進入清心境之後,時間過得尤其快,林山正在體會心境的奧妙之處時,便感應有動靜,顯然是東方白趕回來了。

“若是能得到這部功法後續內容就好了,現在每次重複修煉第一層,便感到神識有些細微變化,只怕這煉心訣第二層就是修煉神識的。將來有機會,要設法向長老打聽下這種功法完整內容的下路才行。”林山收起功法,心中想到此處,便睜眼向遠處看去。

“嗯?小白哥你的臉?”雖然天色已晚,但修煉之人目力極強,林山一眼便看出東方白的臉恢復圓潤光滑了。

得意地摸了摸自己的臉,東方白摸出紙扇輕輕一搖,笑道:“哥哥我英俊瀟灑,豈能被你小小手段給抹黑?嘿嘿……”

莫名地想到東方白離去時手中握的白色靈獸蛋,林山仔細地看了看東方白的臉,終於發現他臉上隱隱有一層清亮之物附着,應該就是那隻靈獸蛋的蛋清了!

識破東方白的手段之後,林山輕笑道:“小白哥真是特別,居然像女人一樣用蛋清美白皮膚?”

“你小子不許胡亂瞎說!誰像女人一樣了?你有證據麼?”東方白雙眼一瞪,顯然是氣急了。

“我隨口說說而已,又沒有別人知道!”林山調笑道。

“我不管啊!”東方白快步走到林山跟前,指着他的鼻子說:“以後要是第三個人說這樣的話,我饒不了你!”

“好好好!”林山搖頭,覺得無語,接着說道:“小白哥,天色已晚,我們是直接趕路還是先休息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