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男子,正是凌絕夕四人中的其中一人,天龍!

此刻天龍臉上殺氣大盛,一步步的向著陳天斗走來,雙手拇指、食指與中指呈鷹爪狀,似乎隨時準備滅殺陳天斗。

「天龍,退下,這裡沒你的事了。」凌絕夕忽然冷聲說道。

天龍一怔,遲疑了一下,隨即心有餘悸的打量了一番陳天斗,便一步步的退了回去,隱入了夜色之中,居然消失不見了。

「好厲害的隱遁之法!」

陳天斗心中不禁暗嘆,這名為天龍的男子,居然來無影去無蹤,完全捉不住他的影子,隱遁之術當真了得。

待天龍退去之後,凌絕夕便是緩緩從古琴前站了起來。

此刻,在月色的映襯下,凌絕夕那一張冰冷的容顏,卻彷彿賽過那妖妃妲己,只不過更多了一絲清麗與冷漠。


那如凝脂般的皮膚散發著淡淡的光澤,似乎令這美麗的月光,都黯然失色了。

只見她櫻唇微啟,冷聲說道:「我只不過是順手救了你,因為畢竟如今你也是擁有九天神兵的人了,如果就這樣死了,難道不覺得可惜嗎?你不是想要報仇嗎?等你好了之後,就來取我的性命吧,我等著。」

「哼!這可是你說的!你這妖女,不知道用了什麼妖法,迷住了那些無辜的村民!我要去告訴他們你的真面目!讓他們儘快離你遠遠的!我可不想看到這裡變成了第二個洛河村!」

說罷,陳天鬥狠狠一拂袖,捂著胸口,向著竹林村折了回去。

現在他經絡受損,必定不是這妖女的對手。

在加上那不知道在哪裡隱藏窺視的天龍,如果劍拔弩張,必定是以卵擊石。

更何況,現在陳天斗還沒有帶著七星鬼劍在身上。

不如現在先回到竹林村,然後再將一切告知村民!

要他們遠離這妖女!

此刻,凌絕夕望著陳天斗那裡去的身影,眼中波光流轉,彷彿為她籠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她似乎根本不屑與陳天斗解釋什麼。

待他離開之後,又緩緩坐下。

不久之後,竹林村山腰上,再一次的響起了悠悠琴聲。

只不過,這一次的琴聲。

卻多了幾分惆悵,多了幾分孤寂,也多了幾分怒怨。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陳天斗一路回到了竹林村中,見家家戶戶漆黑一片,便是強壓下了怒火,準備第二天一早,就向大家揭穿那凌絕夕的真面目。

已經經歷過了一次洛河村的慘事。

無論如何,他不能夠讓這個一片美好的竹林村,成為第二個洛河村了。

那凌絕夕不知道究竟是安的什麼心,雖說一手建立了竹林村,但恐怕也是有不可見人的目的。

此刻凌絕夕在陳天斗的眼中,儼然變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妖女。

第二天一早,當家家戶戶開始晨忙的時候,陳天斗便是叫上了村長劉成,把大家都召集到了竹林村中央的一塊大空地上。

這一大早的就被這陳天斗叫了過來,許多人都是一臉的茫然。

不過看陳天斗的樣子,應該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所以也都有著一絲期待。

「陳公子,竹林村所有人已經都到齊了,你有什麼事情,非要弄得這麼大的陣仗呢?」劉成滿臉疑惑之色,實在是猜不透這陳天斗究竟是想要做些什麼。

聽罷,陳天斗便是點了點頭,說道:「村長,這件事非同小可, 名門寵婚:老婆太迷人 。」

「哦?」聽聞此話,劉成便是一臉驚愕。

而聽陳天斗這樣一說,周圍的村民也都開始交頭接耳私下議論了起來。

「各位!」

只見陳天斗忽然提高了嗓門兒,眼睛瞬間掃過了面前的人群。

聽到他的聲音,數百雙眼睛,便是齊刷刷的向著他看了過來,眼神中皆帶有一絲疑惑。

「我知道大家都在這竹林村生活十幾年了,但是恐怕有一件事請你們還被蒙在鼓裡!那就是一手建立這裡的那個凌絕夕,實際上是一個殺人魔女!」

邪惡首席:萌妻小寶貝 ,周圍人群一片嘩然。

陳天斗注意到,許多人的臉上都出現了一絲怒色,似乎他這樣說凌絕夕,令這些村民心裡有些不舒坦。

而更多的,卻是一聲輕笑,根本就不信陳天斗所說的話。

忽然,身旁的村長劉成,便是拉了拉陳天斗的胳膊,急忙說道:「哎呀陳公子啊!這種話你可不能亂說啊!我們這竹林村上上下下一百多口人,可都是被小姐照顧著啊!你是不是哪裡弄錯了?我敢以人格擔保!她絕對不會是什麼殺人魔女的!」

聽劉成這樣一說,陳天斗便是心頭湧起一絲怒火,猛地轉過了臉,凌厲的目光盯著他說道:「難道我會看錯嗎?近三年前!就是那個魔女殺了我洛河村全村三百口人!」

聽聞此話,劉成便是一驚,不可置信的說道:「什麼?陳公子,你就是那那洛河村倖存者中的一個嗎?」

劉成萬萬沒想到,當年那傳的滿城風雨的洛河村慘案中的倖存者,居然就是陳天斗!

那一件慘案實在是令人髮指,不禁讓人心生憐惜。

看著面前的陳天斗,劉成便是猜到了他這些年是如何活過來的,心中便是一陣酸痛。

但是,他卻怎麼都不相信,那件事就是凌絕夕所為。

見劉成似乎是知道洛河村的事,陳天斗便點了點頭:「沒錯,我就是洛河村的倖存者,而我這三年間所做的一切,都是要為那三百口人報仇雪恨!兇手就是凌絕夕!」

周圍村民的一雙雙眼睛死死的盯著陳天斗。

那之前的和氣與親切頃刻間蕩然無存。

似乎從陳天斗說要找凌絕夕報仇的那一刻,就已經變成了這竹林村的敵人。

這裡的人,都是那凌絕夕的忠實擁護者。

就是打死他們,他們都不會相信凌絕夕會做出這種事。

「陳公子,此事事關重大,我們切不可亂講,當年,你是親眼看到小姐殺人了嗎?」劉成連忙問道。

陳天斗忽地一怔,腦海中便回想起了當時的一幕。

的確,當時他雖然看到了凌絕夕提著滴血的長劍出現在自己面前,可是卻沒有看到她用劍刺人的一幕。

但是,在那個時候出現在洛河村的,不是兇手本人,又會是誰呢?

見陳天斗似乎有些猶豫,劉成便是輕嘆一聲,說道:「陳公子,如果你沒有親眼看到小姐就是兇手的話,暫時不要妄下定論,這因果造化,有時很是弄人,或許陰差陽錯間,就讓人產生了誤會,這樣的事,我這一輩子經歷過太多太多了。」

「不會錯的!雖然我沒有親眼看到凌絕夕殺人,不過我已經問過她多次,她卻回答說『殺了便殺了,殺人不需要理由』這樣的話,難道說,這還不夠嗎?」


陳天斗越是想著,就越是堅信凌絕夕就是造成洛河村慘案的兇手!

「小姐,她說過這樣的話?」

聽陳天斗這樣一說,劉成也是頗為驚訝。

但在他沉思片刻之後,卻是忽然眉頭一展,說道:「陳公子,劉某人與西小姐也是十幾年的交情了,對她的秉性也有些了解,她不是什麼壞女孩,只不過性格有些內向冷漠,不喜歡與人解釋什麼,所以才會徒生很多誤會。」

「村長,你不用替她解釋,我今天就是要告訴大家,凌絕夕絕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恐怕他養著你們,是另有目的,我勸大家小心一些,不要著了她的道!現在走還來得及!在你們走之後,我就會與那凌絕夕決一死戰,哪怕是以命相搏,也要報我洛河村全村人的仇怨!」

「不可能!我們相信小姐不是這樣的人!」

「陳天斗!小姐帶你不薄,把你救了回來!你怎可以恩將仇報!」

「就是啊!你這樣做,小姐該有多傷心啊!」

一時間,村民們對陳天斗的指責聲四起。

他們紛紛對著陳天斗指指點點,眼中不時露出不屑與仇視的神色。

這陳天斗的一番話,擺明著就是要他們離開賴以生存的家園。

而且這一切,僅僅只是來自於一個猜測!

此刻陳天斗鎮定自若,似乎早就想到了這樣的結果。

面對著千夫所指,陳天斗心中怒氣便又是爬了上心頭。

或許是微妙的情緒變化,令他身上的氣息發生了改變。

只見他身後背著的那一把七星鬼劍之上,忽地紅色七星咒印微微閃動。

接著,便是一陣陣輕微的鬼嘯聲,從他的身後漸漸傳來。

「呃!」

陳天斗感覺到了異樣,心下一驚,連忙控制住了心頭的怒氣,將它壓制了下去。

片刻后,他吐出一口氣,臉色有些慘白。

「這七星鬼劍,太過凶煞,只要我有一點情緒上的不如意,就會立刻將它吸引!看來,要想個辦法震一震這煞氣了。」

眾人似是也感覺到了陳天斗身上那奇怪的氣息,各個面露一絲驚色,悄悄的向後退開了幾步。


「天斗哥哥…..你的樣子好可怕呀!」

突然間,一陣稚嫩的聲音,從陳天斗的身後傳來。

他怔了一怔,轉過身去,卻見那可愛的小女孩兒小星,正眨著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盯著他看個不停。

「我…可怕嗎?」

聽到小星這樣一說,陳天斗心中便是微微一酸。

小星童言無忌,自不知自己所說的話對陳天斗的心裡有多大的影響。

只見她輕輕點了點頭,「天斗哥哥,如果說姐姐會殺掉村裡人的話,那現你的樣子,豈不是要殺死全城的人啦!」

聽了小星的話,陳天斗的臉色瞬間寒氣上涌,令他頃刻間僵在了原地。

「殺死全城的人….」

這一句話,在陳天斗心中久久回蕩,不曾消散。

此刻,他腦海中洛河村與龍陽城中的景象一一閃過。

就如同小星所說的, 吻安,緋聞老公!

那他陳天斗在龍陽城中殺的人,恐怕要多出凌絕夕數倍。

那他,又是個什麼呢?

想到這裡,陳天斗的臉上忽然間露出了一絲慘淡的苦笑。

「現在的我,究竟是個什麼呢?如果凌絕夕是殺人魔女的話,那我恐怕就是殺人魔王了吧。陳天斗啊陳天斗,為了報仇,你看看自己已經變成什麼樣子了?你身上的罪孽,恐怕早已比報仇那『崇高』的理想,強烈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