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這裏就是我說過的那座採集釀酒材料的小島。”划動船槳靠近小島,達爾說道。

葉南手搭涼棚遠遠看去,眼前的這座小島是一個半圓形的島嶼,島上數不清的綠色植物覆蓋的嚴嚴實實,遠遠看去彷彿綠色的明珠一般。

在島的中心處,一座幾乎垂直的小山高高聳起,在山腰處的岩石上,幾隻海鳥不時飛出。

“你好像上次採藥時從山上掉了下來。”葉南問道:“就是這座山嗎?”

“沒錯,就是這裏。”達爾說道:“這座山上有兩種需要採集的材料,一種叫做裏芭蕉,另一種叫做凍堂果。上次我來的時候這裏還有一些,數量不是很少,應該可以用上一陣子。”

“爬山啊。”葉南說道:“這個我不是很擅長。”

達爾笑了笑,胸有成竹的說道:“沒事,包在我身上,一會你只要幫我看着點就行了。”

“幫你看着點?”葉南疑惑的問:“看着什麼?”

“去了你就知道了。”儘管達爾說的有些簡單,可眉宇間還是流露出一抹鬱悶的神色。

小船慢慢接近,當到達島邊淺水區時,達爾從船上跳下來,把船頭的繩索綁在岸邊的礁石上,等葉南和小黑跳下船頭之後,從船艙裏拿出幾根一米左右的繩子和幾根鋼釺背在肩上。


“走吧。這裏有條小路可以直接過去的。”達爾指着草叢中的一條小路說道。

跟着達爾一路前行,蓬亂的雜草不時發出沙沙的聲音。

當清晨的陽光驅開濃霧時,兩人一傀儡終於來到山腳下。

擡頭望了望小山峯陡峭的山壁,達爾把手裏幾根繩索挽了幾個圈,用鋼釺穿過繩索做了個簡陋的攀梯。

一邊把鋼釺插進巖壁,達爾一邊叮囑葉南說道:“一會我上去採集裏芭蕉。你在下面給我看着點,要是發現山壁上有小東西來回的跑,你就大聲喊。”

葉南一愣,問道:“喊什麼?”

“隨便喊。只要喊出聲音來把那些小東西嚇回去就行了。”達爾手扶鋼釺猛的一躍,開始順着陡峭的山壁往上面爬去。

站在山腳下,葉南謹慎的注視着山壁上的動靜,對於達爾所說的兩種材料中的裏芭蕉還是稍微知道點的。

裏芭蕉是一種熱帶植物,當葉子到達一定長度之後就會往回彎曲,除了整體較小以外與普通芭蕉區別不大。可是直到今天葉南才知道,裏芭蕉原來是長在山崖上的。

而凍堂果是什麼東西,葉南就不知道了。

清晨的陽光直射而下,山壁上的達爾小心翼翼的抖動手中的繩索,在不遠處,一株裏芭蕉長得枝繁葉茂,捲曲的葉子彷彿在招手一般。

達爾一隻手抓着岩石的縫隙,手中的繩子對着裏芭蕉就扔了過去。

幾次嘗試之後,繩頭正好扔在裏芭蕉的枝幹上,微微扯動繩子,讓繩頭的鐵鉤子緊緊抓住樹枝,確定鉤子不會掉下來之後,達爾把繩子的這頭栓在自己腰上,把手中的鋼釺插進巖縫中小心挪動,一點一點向着裏芭蕉挪了過去。

清晨的山壁上凝聚了不少露水,這讓原本就陡峭的山壁更加難以抓握,好在達爾對這塊山崖還算是輕車熟路,幾輩子的採集已經在這座峭壁之上留下不少可以踩踏的落腳點。無形之中又讓這些危險少了幾分。

終於靠近裏芭蕉,達爾一手抓住裏芭蕉的枝幹,另一隻手把腰裏的繩子緊了緊。

安置妥當之後,一手保持平衡,另一隻手抓住裏芭蕉的一處嫩枝,用力彎了下去。

咯吱一聲,裏芭蕉的嫩枝已經被掰斷。

抓住嫩枝往下晃動幾下,達爾對山下的葉南喊道:“我把這個扔下去,你收集一下,注意樹枝上的果子別掉了。”

確定葉南的回覆之後。微一鬆手,嫩綠色的裏芭蕉劃過一道弧線落向地面。

葉南小跑幾步,撿起達爾丟下的嫩枝。在嫩枝的尖端掛着幾顆黃色的圓形果子。

葉南擡頭對達爾搖了搖手裏的嫩枝,讓達爾知道一切順利。

眼角處冷不丁的卻發現,幾個綠色的小東西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山壁的縫隙中跑了出來,那綠色的小東西密密麻麻的,由於距離太遠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樣子。

“達爾,小心點。你說的那些小東西出來了。”山腳下,葉南大聲的喊道。 突然出現的綠色小東西密密麻麻的,不一會的時間就爬滿了整個巖壁。

葉南在山腳下跳着腳大叫,聽到聲音之後,那些綠色的小東西明顯的膽小了許多,甚至有幾個開始順着原路爬了回去。

山腰處緊緊抓着裏芭蕉枝幹的達爾已經被嚇出一身冷汗。

這綠色的小東西到底叫什麼名字,經過幾代人的努力依然沒有弄清楚。

唯一知道的就是這種東西似乎是這座島嶼所特有的,他們生在岩石中也不知道在守護着什麼東西,每當有人爬上這座巖壁,這些小東西就會從巖縫中爬出來,雖然這小東西樣子圓滾滾的非常可愛,可這東西卻有一種非常讓人討厭的本領,每當見到有東西爬到巖壁時,就會從肚子裏噴出一股難聞的液體,這液體沾到身上感覺熱辣辣的,稍後就會變成刺痛,一直會疼得人整個身體都麻痹掉。

這小東西還非常膽小,只要山下有些聲響就會接二連三的逃回巖壁之中,不過比較奇怪的卻是,這小東西對巖壁上的聲音一點都不敏感,彷彿聽不到一樣。所以,達爾家族中的長者便會在採摘裏芭蕉之時安排一個人在山下,看到小東西出現只要大喊兩聲,一般時候還是會把這些小東西嚇回去的。

上次掉下山崖就是不小心被這些小東西害的。

看到有些小東西已經開始退縮,達爾心中總算喘了口氣,他倒不是害怕這些小東西會把那種液體噴到他身上,而是害怕再次從這山崖上掉下去。

畢竟已經掉下去了一次,第二次若是再這麼掉下去,那種恐懼感比上一次要強烈的太多了。

山腳下的葉南並不知道這小東西是什麼,可是那種密密麻麻的數量還是讓他覺得很緊張,三五聲之後雖然有些小東西開始退縮,可依然有很大一批的爬在原地沒有動彈。

葉南有些緊張半山腰懸掛在裏芭蕉樹上的達爾,達爾畢竟現在和自己是合作關係,若是達爾出什麼意外,那達爾焦木酒的釀製肯定會被延後的。這種情況是葉南不願意看到的。

運轉體內凋零之氣凝聚到咽喉之上,葉南長吸一口氣,揚聲長嘯起來。

那嘯聲悠悠揚揚,凋零之氣像揚聲器一樣把葉南的聲音放大到極致,一股濃郁的凋零氣息順着聲音不斷衝擊着巖壁。

聽到葉南的聲音越來越高亢,達爾的笑容還沒有完全展開便凝聚在臉上。

原本有些害怕的小東西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變得急躁起來,幾輩子人從未聽到過的唧唧聲從這些小東西的嘴巴里叫了起來。山壁上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悶響聲,在這一刻,那巖壁彷彿變得中空,巖壁內就像有什麼東西在努力撞擊巖壁想要出來一樣。

還沒等達爾做出反映,半山腰處一塊巨大的岩石驟然爆裂,隨着碎石翻飛之際,一個醜陋無比的巨大頭顱猛的竄了出來。

“吼吼吼。”突然出現的巨大頭顱發出一陣悶叫,額頭處一根灰白色的長角猛烈擊打岩石,彷彿在努力掙扎,想要把更多的身體伸出巖壁。可那巖壁內彷彿有什麼禁制一般,儘管那頭頂的巨角已經把四壁的岩石撞的粉碎,可它的身體還是沒有出現。

“啊~~”達爾一聲大叫,手中抓着的裏芭蕉被半空中滾落的巨石砸個正着,連根帶莖從半空中掉了下來。

葉南沒有理會從山上掉下來的達爾,而是把目光鎖定在巖壁上突然出現的巨大頭顱之上。

這頭顱醜陋無比,頭頂一隻灰白色的獨角,像狼一樣長的嘴巴里佈滿尖利的獠牙,嘴巴里巨大的哈喇子從嘴角一直流到頸子裏。頭顱兩側,一道巨大的傷口橫穿整個頭顱,一隻眼睛被一劈兩半,露出深深的白骨,傷口處由於狼頭的轉動不時涌出大股紅色的血液。另外一隻眼睛不知道什麼原因緊閉着。

那頭顱從山壁一撞而出,鼻子嗅了幾下,嘴中發出一陣吼叫。

山壁上跑動的小傢伙彷彿受到什麼召喚,一骨碌全體迴轉,順着山壁急匆匆的爬到狼頭之上,狼頭的傷口在這些小傢伙爬過之後,不斷涌出的鮮血緩緩凝固,出現了一道疤痕。


“吼吼。”揚起頭頂的巨角掙扎幾次之後,狼頭髮出一陣憤怒的嚎叫聲。那些小傢伙爬到狼頭上方的耳朵裏,一陣嘈雜的唧唧聲此起彼伏的交織在一起。


稍後,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裏,那狼頭瞬間睜開了僅有的一隻眼睛,對着葉南看了一眼。

這是什麼樣的感覺?一瞬間,葉南彷彿被石化一般,那狼頭的眼睛彷彿利劍瞬間刺穿了葉南的整個身體,恐懼、不甘、痛苦、苦惱種種負面情緒順着葉南的身體涌入大腦。

頭腦中迷濛的思緒越來越雜亂,接二連三的負面情緒一個接一個的出現在腦海。

就在葉南幾欲被負面情緒擠爆大腦的時候,一股清涼之感順着手臂處蔓延而上,直達大腦之中。這股清涼之氣彷彿突然出現的王者,所有情緒在遇到這股清涼之氣之時便一一退卻,許久之後,葉南才稍感好些。

葉南低頭,不知何時小蜘蛛已經出現在左手手臂之上,潔白的身體上,背部金黃色的符文正在散發着微弱和煦的光芒

一伸手把小蜘蛛拿在手裏,葉南深悔自己剛纔的大意,那種負面情緒如何也不會出現在剛剛發展自己事業的自己身上,唯一的原因就是狼頭的那隻眼睛。那隻一直緊閉卻突然睜開的眼睛。

對於葉南能夠掙脫那些負面情緒,狼頭也是非常驚訝。獨目中的眼珠瞬間由平常的銀白色變成紅色,巨大的嘴巴緊緊閉在一起,喉頭處一陣急促的鼓動。

“趕快離開這裏。”意識深處,突然傳來小黑非常嚴肅的聲音。

一直以來,小黑從未直接和葉南用意識交流過,這一次的交流讓葉南深爲驚訝,自從小黑出現之後,從來都是戰無不勝的,在安息之地一人之力殺死符文爆裂蜘蛛,在葉家路口用瞬步瞬間收拾掉葉龍的傀儡,更是曾經把葉家三老揍了一頓,可是這一次卻說要離開。而且口氣還是很嚴肅。

“爲什麼要跑。”葉南問出心中的疑問。

就在葉南剛剛問出之時,那狼頭瞬間停止了喉頭的鼓動,嘴巴猛的張開,一股紫色的烈焰順着狼頭的噴吐直衝了過來。

烈焰來的激烈而快速,完全不給任何人閃避的機會。只是一瞬間,就已經來到面前,當紫色的烈焰距離自己胸口不足幾釐米的時候,葉南耳中突然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

“瞬步!!” 一道灰色的身影后發先至,在葉南完全來不及反映之時,小黑用瞬步擋在葉南身前。

藍色的火焰只是一瞬間就把黑色的斗篷燃燒殆盡,火光中小黑木質的身體發出一陣連續的燃燒聲。

“小黑!!”葉南一聲大吼。

巨大的狼頭獨目中閃過一道疑惑的目光,喃喃說道:“爲什麼這氣息像是殘魂?”

狼頭心中泛過一股凝重之色。獨目緊緊盯着葉南。

數不清的裂紋在小黑的身體上蔓延開來,小黑的身體原本就已經殘破不堪,在烈火焚烤之後,整個身體都已經變成黑色,不斷冒出燃燒之後的青色煙霧。頭頂的晶石已經變得暗淡無比,僅有的一絲光亮虛弱的閃爍着。

擡起頭來,葉南用通紅的雙眼狠狠的盯着山壁上的狼頭,憤怒的問道:“你是誰?爲什麼一出現就攻擊我們。”

狼頭聽到葉南的責問,巨大的頭顱發出一陣沖天大笑之聲,說道:“想不到啊,想不到,我已經被封印在此幾乎千年,直到今天才有一個身具凋零之氣的生物出現。只要殺死你,你體內的凋零之氣就會被我吸收,只要吸收了你的凋零之氣,離我脫困的日子又會近了一步。你說,我不攻擊你,還會攻擊誰呢?”

緊緊的攥緊拳頭,葉南把小黑輕輕放在地上,心底的憤怒猶如火山在翻騰着。

突然,狼頭的目光掃過葉南身上的小蜘蛛,臉上瞬間升起一股不可置信的表情,獨目中難得的生出一股蒼涼:“許多年不見了,你竟然在這裏出現了。莫非你已經開啓封印了麼?”

小蜘蛛彷彿聽到了狼頭的自語聲,鮮紅的小眼睛對着狼頭望了一眼。


就在狼頭喃喃自語之時,葉南輕吟一聲:“飄渺!!”體內的凋零之力瞬間被驅除體外,一股清涼的感覺蔓延全身,時隱時現的土黃色的光芒在葉南腳下出現。

“詛咒術?”狼頭的獨目泛過一道疑惑。


“既然你想要我體內的凋零之氣,那我也只能拼個魚死網破了。”土黃色的光芒在腳下慢慢凝聚,葉南狠狠盯着山崖上的狼頭說道。

“想不到你竟然會有詛咒術這麼偏門的東西,看來我得慎重一些了。”巨大狼頭頭頂的巨角猛的亮起,一個白色透明光罩把整個狼頭都包了進去。

透過光芒能夠很清晰的看到那巨角頂端有一段和小白背部非常相似的符文。葉南眯起眼睛,低頭看了看小白,小白蜷縮在手腕處,背部的符文正閃耀着淡淡的光芒。

手腕處由小白的身體中,一股冰涼的感覺從手腕直達全身。

“該死的,我要你的命。”葉南一聲大叫,向着山崖處的狼頭直撲過去。

“來的好。”狼頭猛的一仰,巨角處一道光芒閃過,天空中驟然出現一道碗口粗的閃電,閃電帶着噼啪的聲音直擊跑動中的葉南。

被詛咒術加強了的身體只是輕輕一躍便躲開了天空中奔襲的閃電,任由閃電把周圍的亂石劈的四分五裂,葉南手腕翻轉,隨身攜帶的一把匕首被拿到手上,由於這次出門只是來採集材料,所以身上只帶了一把用於防身的匕首,抓着匕首直撲山壁上的狼頭。

狼頭對於幾次閃電沒有劈中並沒有意外之色,被詛咒術加強之後的葉南行動迅速不少,閃電由高空落下來原本就很難擊中,看到葉南把空中的閃電一一躲過,狼頭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在嘴角出蕩起一抹嘲笑。

“這次你完了。”看着葉南的行動軌跡由於躲避閃電而變成直線移動,狼頭報以嘲笑的聲音,喉結突然一陣劇烈的鼓動。

“這個好像是…”葉南心中咯噔一下。

一股紫色火焰從狼頭口中洶涌而出,巨大的熱量讓空氣都起了亂流。

沒有任何反映時間,狼頭吐出的火焰結結實實的噴中了葉南。

只覺得自己身上一陣劇烈的疼痛,那紫色火焰已經把整個身體包裹住,巨大的熱量不斷侵蝕整個身體,只是一瞬間,全身的衣服化成灰燼,手臂處,小白八條細腿緊緊抱着葉南的身體纔不至於被火焰帶動的氣流吹飛。

看着火焰擊中葉南,狼頭嘲笑似的低聲說道:“真是愚蠢的人類。”

“完了。”蜷縮在山腳下,達爾心如死灰。

就在所有人都以爲葉南必死無疑的時候,一個光罩從火焰中亮了起來,那光罩顏色金黃,鵝蛋形的內部站立着已經**的葉南。

“有點意思。”狼頭看了一眼葉南手臂上緊緊趴着的小白,表情從出現到現在第一次開始嚴肅起來。

剛剛就在烈火近身,葉南以爲自己將要覆滅的時候,手臂上突然傳來一股龐大的凋零之氣。

緊閉着雙眼,感受着從小白體內傳來的巨大能量。葉南終於完全開啓了詛咒術的第二個祕法。